信息來源:數字美元基金會
翻譯:盧江飛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前主席 Christopher Giancarlo 爲了「對抗」中國的數字人民幣項目,專門創立一個非營利組織 「數字美元基金會」(Digital Dollar Foundation),以推廣「數字化美元」的想法。

中國 DCEP 進入測試,不妨看看美國的「數字美元計劃」打算怎麼幹Christopher Giancarlo,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前主席

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隨着中國的數字人民幣項目正在順利進行,如果美國落後於中國,則美國可能會失去其全球經濟領導地位。Digital Dollar Foundation 基金會的目標是維護美國的國家利益」。

數字美元基金會是一個非營利組織,旨在研究將美元轉換爲基於區塊鏈的數字貨幣,並對數字化美元帶來的潛在利益的進行研究和探索。該基金會的其他創始人包括 CFTC 前官員、監管機構金融技術研究的負責人 Daniel Gorfine,以及曾任思科公司高管、 Christopher Giancarlo 的兄弟 Charles Giancarlo。基金會和「數字美元」的項目已得到諮詢巨頭埃森哲的支持,基金會創始人爲該基金會提供了初始資金,埃森哲將專注於提供研究和後勤支持。

中國 DCEP 進入測試,不妨看看美國的「數字美元計劃」打算怎麼幹

以下爲「數字美元基金會」項目的具體細節,內容來自於項目介紹。


爲什麼需要「數字化美元」?

自從 1871 年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首次使用電報網絡進行匯款以來,即便當人類走到數字技術日新月異的今天,這個「古老」業務的基本處理流程依然沒有發生太大變化。你需要向包含支付信息的網絡發送一條信息,同時要需要一個能爲匯款方和收款方提供對等賬戶和其他一些功能的銀行,這樣才能爲這筆匯款交易提供資金。整個過程可能會非常慢,價格也非常昂貴,甚至會有許多不確定性,尤其跨境匯款時通常會遇到匯率波動等問題。

匯款流程改變的速度比較緩慢,但是人們對於具有更多功能來支持更快、更確定且更易於訪問的貨幣需求卻越來越多,這也引起了全球各國中央銀行的關注。超過三分之二的中央銀行已經開始嘗試研究新型支付應用,其中有的銀行正在成爲新技術的潛在創新者,這些新技術中就包含「代幣化」(tokenization),提供了代表價值和轉移價值的更多可能性。讓我們舉幾個例子:

  • 瑞典中央銀行 Riksbank 已經開始在試點環境中測試數字貨幣 e-krona 了,也是第一個嘗試這麼做的中央銀行;
  • 中國正在探索由中央銀行發行的數字貨幣,即央行數字貨幣(CBDC),預計會在短期內推出;
  • 歐洲中央銀行(ECB)也一直在積極探索數字貨幣的各種功能。

但是,中央銀行並不是唯一探索如何利用新貨幣功能需求的機構,科技巨頭和其他金融機構也在尋求創新,比如:

  • Facebook 支持的「天秤座」(Libra)就表明,私人的、非國有的穩定幣也可以作爲跨境支付媒介,並在跨境匯款中發揮重要作用。
  • 包括來自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JP Morgan)、三菱日聯金融集團(MUFG)和沃爾瑪在內的企業也在嘗試開發各自的數字貨幣,爲用戶提供當前本國貨幣所不具備的支付技術和功能。

這些私人公司爲推動創新提供了極大地幫助,但現在是時候探索數字美元實施方案來證明美元的未來了。最近成立的數字美元基金會(he Digital Dollar Foundation)主要成員已經發出呼籲有必要對美元進行創新,而且將與央行數字貨幣領域裏的全球領導者埃森哲一起組建「數字美元項目」(Digital Dollar Project)來研究如何促進美國的數字美元代幣化潛在途徑、以及對美國和全球經濟和金融系統產生的影響。

「數字化美元」具體做什麼?

該項目將重點關注三個主要方面:

  1. 將鼓勵人們對數字貨幣的潛在優勢進行研究和公開討論,
  2. 召集私營領域裏的思想領袖和行動者;
  3. 提出支持公共領域潛在模式的可行方案。

針對美元央行數字貨幣項目所需的實際步驟,「數字美元項目」還會開發一個框架,並通過審議過程進一步探索設計數字貨幣的設計方案和方法,包括召開利益相關者會議、圓桌討論、以及公開論壇等。在認真考慮政府核心利益的同時,該項目會在現有美聯儲相關項目支持的基礎上,着眼於一系列關鍵指導原則。「數字美元項目」最終將找到一個明確的央行數字貨幣解決方案,該方案不僅可以增強貨幣政策的有效性和金融穩定性,而且還能在零售、批發和國際支付中提供所需的可擴展性、安全性和私密性,並支持與現有金融基礎架構的集成。

數字美元的價值案例

自從 19 世紀開始印刷鈔票以來,美國中央銀行的貨幣就沒有任何創新,美元發行嚴格保持在本土,而且美元功能也有諸多限制。美國中央銀行發行的鈔票要麼提供給公衆視野,要麼用作銀行系統的儲備金。

數字美元項目旨在推動美元探索下一個重大創新:由美聯儲系統發行的數字美元,將享有美國政府的全部信仰和信譽,更代表了鈔票和儲備金以外的第三種央行貨幣。

數字美元將爲數字金融市場基礎設施服務,爲了更有意義地擴展現有功能,一種全新的交換媒介必須是方便的、能夠像發短信一樣容易傳遞,而且不受時間和空間侷限都可以進行結算。數字美元將增強人民進行數字支付交易的信心,並且擴大美元支付的範圍、多樣性和靈活性。

美聯儲發行的數字美元將擴大美元支付的範圍、使用、多樣性和靈活性,並支持零售、批發和國際支付用例:

  • 中央銀行發行的貨幣已無法適用於在線零售支付。紙鈔對於小額支付依然很重要,儘管從平均水平來看,有形現金佔總體貨幣總量的百分比已經有所下降。數字美元將爲數字交易提供新的選擇、提供實時 P2P 支付服務、以及提供更加多樣化的支付方式——尤其是在財務危機加劇的情況下,賦予了貨幣更大的自主權。數字美元可以通過商業銀行和可信賴的支付中介機構分發給終端用戶,並提供確保和促進金融包容性的其他機制。
  • 批發支付將基於國家支付系統,這種支付方式一般通過銀行間清算進行,使用中央銀行的資金結算證券和其他大額付款。央行貨幣在進行大額支付交易中通常扮演非常重要的作用,這意味着央行發行的法定貨幣具有分配效應,而數字美元同樣可以爲大額支付提供更多樣化的訪問方式,併爲數字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的出現提供支持。
  • 目前進行數字化跨境支付的時候,無法使用美元,而數字美元則可以建立更直接的貨幣關係、降低風險、解決一直以來存在於現有代理行模式中的缺陷、增強國際支付競爭力、以及促進金融市場一體化。不僅如此,在跨境和離岸交易中使用數字美元可以讓作爲央行貨幣的美元直接用於數字支付,比如進行匯款和大額支付,也提供了支持離岸證券結算的可能性。

關鍵原則

「數字美元項目」旨在納入利益相關者的廣泛觀點和需求,並提供可實施的解決方案,包括進行分階段的、仔細的測試,以滿足美國金融基礎設施現有的績效標準。在被全面推廣到所有用例之前,數字美元可能首先只限於在一些分散的試點項目裏應用,而且會遵循以下十個關鍵原則:

  1. 確保數字美元的現實利益和包容性利益,後續才能被廣泛應用,數字美元將成爲美聯儲負債,並構成貨幣基礎的組成部分。
  2. 保持貨幣政策和金融穩定的有效性,確保美元前瞻性。
  3. 確保留付款所需的隱私性和安全性得到保障。
  4. 遵守現有的「瞭解您的客戶 / 反洗錢」(KYC / AML)要求,通過受監管的支付中介機構和銀行進行分配,並保持兩級銀行體系。
  5. 爲那些無法使用數字支付的人設置特殊規定。
  6. 通過數字支付透明度增強經濟政策見解能力。
  7. 通過與現有核心銀行和支付功能,託管解決方案和電子錢包的連接,提供與金融基礎架構的全面無縫集成。
  8. 開發一流的技術以支持所需的數字貨幣功能。
  9. 推動公共和私營利益相關者之間協作,以利用和促進私營部門的活力和創新。
  10. 提供靈活的項目元素開發和測試。

數字美元如何國際化?

美元在國際交易中的重要性顯而易見,全球各國中央銀行的外匯儲備裏有五分之三以上都是美元(參見圖 1)。對於美元用戶來說,無論在什麼地方創新都沒有直接對美元創新更能使之獲益,更不用說美元作爲國際結算手段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力了。但另一方面,人們也認爲過度依賴美元會有問題,而且隨着美元的國際流動性逐漸萎縮,動機、地緣政治壓力、以及代際偏好等因素都讓不少人開始考慮用其他方式取代作爲國際支付媒介的美元。比如,人們認爲中國推出人民幣央行數字貨幣(CBDC)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爲了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這可能會對美元的「霸主地位」構成威脅。

中國 DCEP 進入測試,不妨看看美國的「數字美元計劃」打算怎麼幹圖 1:全球中央銀行的外匯儲備金規模

中國 DCEP 進入測試,不妨看看美國的「數字美元計劃」打算怎麼幹圖 2:國際美元流動性

中國 DCEP 進入測試,不妨看看美國的「數字美元計劃」打算怎麼幹圖 3:各國的美國投資組合證券持有量

國際美元流動性正在萎縮。在新興市場,特別是亞洲,美元跨境支付和本地美元信貸流動性都開始減少,人們尋求替代結算媒介的動機越來越強(如圖 2 所示)。亞洲信貸市場規模已經從 2013 年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 6.9%峯值下降到 2018 年的 5.1%,而在亞洲跨境信貸市場中,美元份額也從 2014 年 11.9% 下降到了 2019 年第一季度的 8.5%。

與此同時,票據業務中的美元份額估計約爲全球貿易美國份額的 4.7 倍。在日本,以美元計價的進口份額估計超過三分之二,而從美國進口的份額約佔進口總額的十分之一。由於美元在國際交易中被大量實驗,因此許多人也持有大量美國證券資產,在亞洲尤爲如此(如圖 3 所示)。因此,美元在全球範圍內的使用量下降,可能會導致許多國家減少美國證券的持有量,繼而可能會對美國證券價格和美元本身造成下行壓力。

挑戰有哪些?

對於發行央行數字貨幣,許多國家的中央銀行的態度依然比較謹慎。在某種程度上,中央銀行會擔心央行數字貨幣可能會對國家金融體系和國民經濟產生影響,甚至可能會引發商業銀行的擠兌危機。此外,數字貨幣還存在隱私和安全性等其他問題。儘管美元紙鈔已經被普遍使用,但依然存在一些令人擔憂的情況,因此人們希望更廣泛地使用數字形式的央行貨幣。在美國銀行系統中引入數字美元可以減輕對欺詐和洗錢的擔憂,但數字美元的離岸使用依然需要其他保護措施。

有人認爲,其他國家的中央銀行之所以要採用數字貨幣,在很大程度上是爲了減少在國際交易中對美元的依賴。因此,相對於其他數字貨幣在國際交易中的吸引力越來越多,美國可能需要有序地重新調整美元策略,這樣才能讓美元繼續滿足擔任穩定國際貨幣的條件。所以,在美國採用數字美元是至關重要的。

美元具有特殊的全球地位,也意味着發行任何形式的美元、或是對美元進行任何變更都必須格外謹慎地評估和測試。我們必須要必須清楚地表達和理解數字美元意圖和含義,這樣才能指導市場如何應對採用數字美元可能產生的影響。不僅如此,由於美元是一種國際貨幣,因此我們也應該與其他國家的政策制定者進行磋商和合作。

需要注意的是,不要期待數字美元作爲第三種美元形式來改變貨幣政策和金融穩定的行爲、規定、以及有效性。

項目團隊是誰?

數字美元基金會和埃森哲公司(Accenture)已經組建了一個多學科的核心團隊,雙方將考慮數字美元第一階段的初步設計和建議,該團隊將與經濟學家、技術人員、律師、學者、消費者權益團體、人權專家和倫理學家合作。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該團隊將考慮潛在的設計和建議,以及一個多步驟計劃,旨在試驗、測試、學習和增強所需的數字貨幣功能。

該方案的進度和方向將由一個理事機構(a governing body)決定,隨着第一階段工作的完成,數字美元基金會將會提議成立該理事機構。在第一階段結束時,該團隊會把研究結果介紹給主要的利益相關者團體和決策者,並開始考慮下一階段工作,同時擴大試點並確定更廣泛的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