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標題:《Ray Dalio:世界已經瘋狂,系統已經崩潰 | X-Order 分享》
作者:Ray Dalio
譯者:Robin、Shawn

本次 X-Order 翻譯了 Ray Dalio 11 月 6 日發佈的最新文章,他又一次強調了世界正在朝着⼀個巨⼤的範式切換。想看原文的朋友,可點擊 此處 閱讀。

Ray Dalio:世界已經瘋狂,系統已經崩潰 | X-Order 分享

我說這些是因爲以下情況:

獲取資⾦對於那些良好信⽤的主體來說,是輕⽽易舉的,他們甚⾄可以零成本獲取資⾦。 歸根結底是因爲給他們錢的投資者願意拿回⽐他們給出更少的資⾦。

具體來講,投資者願意將錢出借給這些良好的信⽤主體並願意接受⾮常低甚⾄是負利率,並且不會要求他們在可見的未來歸還本⾦。

他們這樣做是 因爲他們持續能夠獲得來⾃央⾏通過購買⾦融資產⽽給出的⼤量資⾦。

Ray Dalio:世界已經瘋狂,系統已經崩潰 | X-Order 分享

這導致投資者需要找到投資標的。 然⽽,這些資⾦卻無益於拉動經濟活動和推升通脹, 原因在於資⾦持有者更願意去拿這些資⾦做投資⽽不是去消費。

這種情況正在造成⼀種類似於 「擠壓彈簧」 的動態過程,在歷史上已經發⽣過很多次這類的過程,雖然不在我們的一生當中。我在《債務危機》⼀書中有詳盡的闡述。

這種情況的後果就是, ⾦融資產的價格已經飆升,未來可期的回報也直線下滑,同時經濟增長和通脹率仍保持低迷。

這種價格上升並且收益率下降的情況並不僅僅是對於債券來說,對於股權,私募股權,風險資本來說都是⼀致的。只不過他們在其他資產中表現的沒有債券中表現的那麼明顯,因爲這些權益類資產與債券獲取收益的⽅式不同。

最終, 期望的收益只能存在於投資者的想象中。

由於投資者擁有⼤量資⾦可進⾏投資,再加上引領科技⾰命公司的股票過去的成功案例做得很好, 因此⾃網際網路泡沫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有更多的公司無需獲利,甚⾄沒有明確的獲利途徑也可以出售股票。

他們只需要將夢想賣給那些資⾦和借款能⼒充裕的投資者。

現在有⼤量的資⾦想要爲這些夢想買單,並且很多情況下⻛險資本的投資者將⼤量的資⾦投⼊那些已經有了⾜夠多資⾦的初創公司。

同時,這些投資者會威脅這些初創企業接受這些資⾦,否則他們將會轉⽽爲他們的競爭者提供巨⼤的幫助。

這種強⾏投資背後原因是可以理解的,因爲這些投資經理,尤其是風險資本和私募基⾦的投資經理,現在有著⼤量的閒置現⾦。

爲了實現他們對於客戶的承諾並且向客戶收取費⽤,他們必須投資這些資⾦。

與此同時, 現有的巨⼤政府⾚字幾乎肯定會持續下去 ,這將導致政府出售更多的債券- 在不推⾼利率的情況下,這些債券是無法被市場⾃然消化的。

直到某個時刻, 利率的上升會最終對於市場和經濟造成毀滅性的打擊,因爲全球已經使⽤了太多槓桿去做多經濟。

那麼那些購買債券和⽀持⾚字的資⾦會來⾃於哪⾥? ⼏乎可以肯定他們會來⾃於中央銀⾏,通過印刷新錢來購買債務。

這已經偏離了良性⾦融的動態平衡,⽽ 這種偏離可能會持續並加速,尤其是在那些有儲備貨幣的國家以及他們的貨幣 ——例如美國,歐洲,⽇本,對應的是美元,歐元,⽇元。

Ray Dalio:世界已經瘋狂,系統已經崩潰 | X-Order 分享

同時,越來越多的養⽼⾦和醫療保險都到了⽀付期,但很多應當承擔這些義務的⼈並沒有⾜夠的錢來履⾏其義務。

⽬前, 許多養⽼基⾦爲了履⾏起養⽼義務,進⾏了很多投資 。但這些投資使⽤的是和其監管機構同意的假定收益。這些假定收益通常在 7%,⽐定價內置的收益,以及市場可能產⽣的收益⾼得多。

這就導致在投資到期時,許多有義務交付款項以⽀付這些養⽼⾦的⼈不太可能有⾜夠的錢來履⾏其義務。那些享受這些福利並希望遵守這些承諾的⼈通常是教師和其他政府僱員, 他們也受到預算削減的擠壓。

他們不太可能默默地接受削減福利的計劃。儘管養⽼⾦⾄少還有⼀些資⾦,但⼤多數醫療保險是按「現收現付」的⽅式供資的。

由於⼈⼝結構的變化,⼯作的⼈數越來越少,但是嬰⼉潮帶來的⽼齡化⼈⼝越來越多。 這導致少數掙錢的⼈在承擔嬰⼉潮時期出⽣的⼈的醫療需求 ,可是他們並沒有⾜夠的資⾦來⽀付這些義務。

由於沒有⾜夠的資⾦來⽀付這些養⽼⾦和醫療保健費⽤,我們可能會 通過⼀場⾮常艱難的⽃爭來決定有多少資⾦缺⼝能夠通過以下政府調控來補上:

1)削減福利
2)提⾼稅收
3)增發貨幣 (這個政策通常會由聯邦政府制定,並將政策傳達給需要這些政策的州政府)。

這將加劇貧富差距。 雖然這三種途徑都不是好⽅法,但增發貨幣是最簡單的途徑,因爲 這是創造財富轉移的最隱蔽⽅式,⽽這往往會使資產價格上漲。

Ray Dalio:世界已經瘋狂,系統已經崩潰 | X-Order 分享

畢竟,以貨幣計價的債務和其他財務義務僅要求債務⼈償付貨幣;這些錢是印出來的,還是說是真的有價值,並沒有任何限制,所以增發貨幣是最容易的⽅法。

這個⽅法最⼤風險是,它威脅到三種主要的世界儲值貨幣作爲可⾏財富儲備的地位。

同時,如果政策制定者無法把這些義務貨幣化,那麼在削減多少費⽤和增加多少稅收上的貧富衝突將變得更加糟糕。

這最終會導致,富有的資本家將越來越多地轉移到財富差距和衝突不那麼嚴重的地⽅。⽽因爲不想失去這些⼤型納稅⼈的政府官員,將會越來越多地試圖尋找⽅法來誘捕他們。

與此同時,資⾦對於那些有錢或是有信⽤的主體來說基本上是免費的,⽽對於沒有錢和沒有信⽤的主體是無法獲取的,這種狀況正造成着不斷增加的財富、機會以及政治上的鴻溝。

那些被我之前提到的投資者和企業家看重的技術優勢也在以某種我描述的⽅式造就了鴻溝,同時也⽤機器替代了⼯⼈。

資本主義系統增加⼀直通過增加⼯⼈的收⼊以及改善他們的信⽤ ,將⾦錢⾃上⽽下滲透式地惠及他們 ,但現在這種過程已經不起作⽤了, 這就造成了資本主義系統機制的失靈。

這⼀系列的情況是不可持續的,並且市場肯定無法再像 2008 年以來那樣被推動。這就是爲什麼我認爲世界正在朝着⼀個巨⼤的範式轉換。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