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成也韭菜 敗也韭菜?
節點專欄
72天前
3946

本文的主要內容來自Simon Seojoon Kim 發表在CoinDesk上的觀點,文章標題為「The Biggest Problem For ICOs? In 2018, It Was Their Own investors」,Simon是韓國知名區塊鏈投資基金Hashed的CEO。暗紅色部分內容為作者的加註改寫。



ICO最大的問題?在2018年,是他們自己的投資者。


在2018年初,區塊鏈社群達到了ICO泡沫的頂峰。


ICO使得任何人都可以投資初創項目,聽起來非常精彩,面向未來。然而,由於大多數ICO代幣的價格在過去一年繼續下跌,這個宏大實驗的第一張以失敗告終。


在最初大家都覺得ICO非常好,皆大歡喜的一件事。ICO是發動了全球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力量,韭菜們紛紛拍腿而起。


對於普通人來說獲得了投資優質項目的機會,老寒曾經分享自己的策略就是瘋狂參加ICO,這個賺了3倍馬上賣掉,再去投下一個,接著又賺5倍...在2017年,有一篇文章,名字叫做ICO利潤堪比販毒,我非常懷念那段堪比販毒的時光,但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對於投資機構來說,ICO讓他們的退出時間變得更短,流動性也變得更好。之前投一個項目可能要好幾年才能退出,ICO浪潮以來,一上交易所幾個月就退出了,速度提升了至少十倍。


對於項目方來說,ICO讓他們迅速獲得啓動資金和種子用戶,此前的股權融資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而且麻煩,同時ICO之後馬上吸引了一批關注項目的利益相關者。


為什麼大多數ICO都是失敗的?有些人會說是盲目追求在短期內獲得大量財富的貪婪,有人會說是缺乏專業知識的企業家領導了無能的團隊,區塊鏈基礎設施包含缺乏擴展性的技術限制,以及監管不足…..


幾乎所有創新的新技術在早期開拓新市場的階段都面臨著這些困難。


儘管ICO泡沫破裂,但亞洲市場的區塊鏈熱潮並未減弱,對於區塊鏈的興趣正在增長,特別是在中韓等加密貨幣獲得更多認可的市場中,普通投資者繼續通過各種方法來參與區塊鏈項目的初始投資。拋開政府監管而言,這一現象背後還有其他重要原因。


直到2017年中,任何對區塊鏈項目感興趣的人都可以毫無困難地參加ICO,然後下半年後,出現了大規模針對專業機構的融資而並不是針對所有人的公開銷售,普通投資者的參與度下降了。


特別是那些對籌款更有信心的項目越來越多地尋求機構投資者,而不是通過公開銷售,例如Ontology或Handshake,他們在接受機構投資後只是發起了社群空投,並沒有進行ICO。


對這些項目感興趣的普通投資者試圖通過有影響力的中間商參與,這些中間商可以讓他們進入私募輪。於此同時,很多人抱怨機構投資者佔據了私募輪的最大份額。


項目方不願意接受普通個人投資者。這是因為許多項目方希望個人投資者扮演的角色和他們之後面臨的現實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在為公眾提供公平的投資機會的同時,項目方還希望建立一個忠誠的社區,與項目的激勵機制保持一致,並且分享項目成長帶來的好處。


這與此前傳投圈中創業公司接受少數機構投資者的投資不同,團隊認為ICO將促進創建更加開放的生態系統,從而實現快速增長的良性循環。


但實際上,區塊鏈項目的個人投資者最終並未能項目提供太多幫助。


形成社區角色的大多數ICO參與者往往是債權人,他們只關心代幣價格,而不是為項目作出貢獻的「貢獻者」,這些人中的很多人在並沒有明確理解或信任項目的核心技術或業務的情況下就隨波逐流地跳上了車。


他們對於項目貢獻地非常少,除此之外,參與ICO的個人投資者實際上很少使用他們自己收到的代幣,在發佈了dApp 和平台後。他們本質上是搭便車,一旦價格到了一定水平,他們就會賣掉代幣。


當然不使用dApp和平台也存在著用戶體驗差、使用門檻高,以及很多項目並沒有很大的實際進展等原因。


這可能會威脅到項目的長期發展,從項目方的角度來說,管理少數的專業投資者似乎更有效率,而不是必須和個人投資者、社區進行溝通和解釋,這些投資者不停地詢問價格。團隊應該將自己的大部分精力投入到開發中。


機構投資者對區塊鏈行業的理解更加深刻,也能夠提供更多的實際幫助。由於私募輪的鎖定期比公開輪次更長,機構投資者需要相信項目的中長期發展,並盡可能提供幫助。


當然也有一些機構並沒有提供幫助,或者缺乏專業知識和判斷力,市場的競爭性會把他們淘汰掉。


由於加密社區中信息的自由和透明,有著良好聲譽的機構投資者能夠得到更多初創團隊的認可和傳播。


隨著時間推移,只有信譽良好的機構和基金才有機會投資好項目,這一過程也將類似於風險投資市場中發生過的一切。



投資是促進項目的唯一途徑嗎?


Simon說自己並不是要去提出——個人或機構投資者誰更適合投資初始項目——這樣的二元問題,而是說:我們要如何去構建一個生態系統,讓那些為項目作出貢獻的人成為初始股東。他認為實現這一目標需要貢獻證明(Proof of Contribution)。


世界上第一個加密貨幣比特幣的出現,代表著權利下放的開始。比特幣純粹通過挖礦來向社區分發代幣,沒有針對投資者的任何銷售。當礦工提供算力時,他們為比特幣網絡增強了安全性,並且會得到比特幣作為回報。


這是工作量證明PoW,也可以被認為是貢獻證明的一種形式——為項目作出貢獻。


在IT行業中,投資者、公司和員工在創業初期的作用明顯不同。投資者提供資金來獲得公司股權,公司的工作是有效利用這些資金來發展公司,員工在加入後可以獲得期權,並因期權未來的升值而受到激勵。Simon 認為這一制度是當今矽谷創業公司實現創新的最大動力。


但遺憾的是,大多數區塊鏈項目已經減少了在初始階段引入外部的利益相關者和傳統IT初創公司中投資者的角色。大多數項目的代幣分配計劃都似乎完全由團隊決定業務發展機會和營銷預算,而不是通過自主分配代幣的系統。


缺乏對項目方的有效監管,也是欺詐投資者的根源之一,投資人把錢給了項目方之後,就真的相當於把錢捐贈給了他們,項目進展與資金使用情況難以監督,某些團隊扛著去中心化的大旗,卻中心化的使用著資金,分布式地割了全球韭菜。


Simon 認為區塊鏈項目應該有可能設計出詳細而有效的獎勵系統,來驗證成員的貢獻並對他們進行獎勵,這將激勵投資者以更加實質性的方式幫助項目。同時還可以設計各種協議,來鼓勵非投資者為網絡作出貢獻,並對這些參與者分發代幣。


在未來,我們可能看到區塊鏈項目擁有更複雜的價值鏈條,與現實世界有更多交互。分布式項目的最終目標應該是去分布式整個項目的價值鏈條。


為了實現這一點,所有公司的價值鏈條中的關鍵部分,從研發到市場營銷,和銷售,應該是變成盡可能詳細的協議,公司還應該考慮通過提供獎勵來激勵組織外部的頂級專家,使他們以有效的方式為項目的增長作出貢獻。



只向真正的貢獻者分發代幣


投資只是促進項目發展的一種方式,還有其他更多的。


Simon認為許多ICO失敗的根本原因是,社區充滿了初始股東,他們只關心價格。


任何組織的特性都取決於其初始股東的性質。這會產生連鎖效應,影響後面加入社區的人,並對網絡增長的方向和進展產生重大影響。2019年以後的項目要取得成功,應該在確認初始股東的構成時,展示出比前人更先進的方法。


在形成初始股東社區時,他們應該放棄現有的做法,即接受任何人的投資,隨機空投和依賴於中心化實體決策下的合作關係。


儘管有許多ICO失敗,但仍然有許多人相信區塊鏈擁有巨大的潛在價值,這有可能徹底改變我們經濟體系基礎。


展望未來,Simon 希望更多區塊鏈項目能夠接受代幣分配模型中存在的挑戰,應當考慮貢獻證明,即將代幣分發給那些真正做出實質性貢獻的社區成員。


以任何人都能投資一個初創項目為口號的ICO並沒有解決好的投資標的稀少的本質,反而引來了許多不合格和沒有風險控制能力的普通人,在降低門檻之後ICO變得更加長尾了,但目前來看這種長尾與投資直接掛鈎是不恰當的。


無論是普通投資者還是機構投資者,隨著市場發展不能夠為項目提供良好幫助的都將被淘汰,如何促進項目發展將可能是獲得收益的關鍵因素。


而對於創業者,如何選擇自己的投資者,並真正建立一套可行的激勵系統促使更多人加入自己的項目,來為自己提供實質性的幫助,將可能是最關鍵的挑戰之一。


相關說明:

1) 本文並未嚴格意義上的對原文進行翻譯,為了便於理解,對部分內容有所增刪和修改,文章中暗紅色字體內容為筆者的補充

2)原文鏈接:

https://www.coindesk.com/the-biggest-problem-for-icos-in-2018-it-was-their-own-investors


【本文由blocktimes專欄節點提供 不代表blocktimes立場】


一位身經百戰的炒幣藝術家。 https://medium.com/@dadamai WeChat:bigmai_btc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