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times線上人物對話第十五期】蓄勢待發的台灣EOS社群
人物對話
73天前
7935

螢幕快照 2019-01-17 23.58.13.png


對話時間 : 12 月 22 日 19:30

微信社群 : blockchain-in-臺灣

對話嘉賓 : EOSHUB TAIWAN 創始人& CEO Denny

輪值群主:blocktimes主編-Wade


來賓介紹:

Denny 是 EOS TW 的共同創辦人,推動台灣 EOS 區塊鏈生態上不遺餘力,在去年 11 月開始組織 EOS Taiwan 成為全台最大的 EOS 社群,主網上線後聚集了眾多對區塊鏈 EOS 落地 dAPP 有興趣的夥伴,合力開發了 EOSworldmap, Anker, lelego 等運行在區塊鏈上的 dAPP。前廣達雲端計算部門工程儲備幹部,在互聯網與基礎建設設計有五年的經驗,擅長團隊合作以及開發專案,對於區塊鏈技術結合傳統網際網路的未來看好,特別是融合了原有商業模式的新型態代幣激勵經濟,持續的在 EOS 商業發展的路上前進著。



【第一問】

可以介紹一下您自己是如何接觸區塊鏈,以及 EOSHUB TAIWAN 的成立與願景嗎?

 

Denny

哈囉大家好,我是 EOS 台灣的 Denny,當初我在台灣是科技公司的儲備幹部,是做雲端計算裡的的設計及研究,因此對於 ARVRBlockchain 都有進行研究和嘗試。

 

因此我們花了許多時間去深入了解區塊鏈生態及技術,對於現在傳統的網際網路及金融科技的改變。沒想到愈研究愈發現這個技術和智能合約能帶給許多傳統網路不同的想法和應用。當然適逢去年牛市,也讓我受到許多內在的驅動,因而進入到區塊鏈的世界中。

 

而對於 EOS 的愛好呢,是因為它在白皮書的撰寫上,一定程度的滿足了我對於區塊鏈商業應用上不能夠落地的疑惑,例如以往的轉帳速度過慢。而 POW 轉帳需要手續費與傳統傳統平台網路的相容性等等。我們公司過去在做雲端計算的過程中,其實很了解如果想要一個商業平台的擴展,例如 Facebook 跟 Amazon ,它在擴展它直接業務的時候,對於s erver storage network 的 capacity 是需要很大量的持續擴展,而 EOS 的設計上,很巧妙地將這個通用代幣當作資源的抵押及購買,讓整個社區網絡來維持這個體系,很符合我對網路資源分配使用的概念,因此便投入到 EOS 開發之中。

 

我投入在 EOS 的社群中召集志同道合的好夥伴,在主網上進行 dApp 開發;而講到 EOS 最大的社群呢,其實是因為許多人對於 EOS的開發與進程都有許多的誤解及門檻,所以我和早期一起閱讀 EOS 白皮書的夥伴,就在社群平台上幫助大家解決問題,跨過 EOS 的入門門檻。

 

這些文章都是這些夥伴討論過後一起積累出來的,至今我們已經是三四千人的社群。而主網上線後我們便成立了 EOSHUB TIAWAN,主旨是為了凝聚台灣的力量,成為 EOS 在台灣的一個生態節點。

 

引進國外的 EOS 社群資源,以及將台灣好的開發團隊希望可以介紹給國際上不同的節點,並且與社區中的夥伴們共同培養更多的資源,至今我們已經開發了兩個大型的 dApp,可以看看我們的官網。

 

【第二問】

blocktimes 先前訪問過三個大陸的超級節點,不過台灣還是很多人對 EOS 生態感到陌生。您可以簡單解釋一下 EOS 的超級節點、開發者與一般用戶間的關係嗎?


 Denny:

這問題問的蠻好的,在每個生態體系裡面都會有上中下游,串起整個生態鏈,而大家的共同目標都是如何用 EOS 網路來進行落地的項目,因此 Wade 所提到的這三個角色剛好體現在這上面,我們可以用建造城市來做一個類比。

 

超級節點就是整個城市的基礎建設,身兼共識網路的區塊產生以及EOS底層技術的孵化器。較為專注在EOS的底層技術上,提供社區較為方便的 EOS 技術資源和工具。

 

例如 EOS CANADA 開發的 dfuse 流式 API 可以用來做數據資料的查詢,這對於我們使用 dApp 時會非常好用澳洲節點的EOSToolkit 可以做它能做的是 multi-signature (msig) 的簽名;還有 CPU 租賃的開源工具,也是老貓節點開發的。節點要做的事情相當於整個EOS 世界的代議制民主委員制度,持有EOS的共同利益者投票選出各自心中認為對世界有幫助的人。當然這是一個理想的狀況,大戶壟斷、賄選還是發生著,但總體而言還是朝正面的方向。

 

對於中游開發者來說,主要是指在主網上開發 EOS dApp 的開發團隊,不管是 DgameDxDwallet 都是促成生態很重要的面向。上游的節點打好基礎建設之後就要有人建造不同的東西吸引人來使用與遊玩,才會有收益。

 

舉例來說最有名的博彩 dApp 遊戲 DICE,我也是前期參與者。當時覺得這個遊戲速度很快,容易立即有回報,用戶這時想著如何賺錢的話,思考就會被黏住。之後又陸陸續續產生不同的玩法,例如抵押分紅,讓更多的用戶可以留在這遊戲中。

 

又例如 TokenPocket 是錢包的入口,它將帳戶的內容體現在手機錢包上面一目瞭然。又或者像 NewdexAKdex 等等不同的交易所,讓不同的 dApp 代幣可以在這些平台上交易。而 Block.one 舉辦的黑客松,那些不同服務的交易平台也是所謂的開發者,例如everipediaevaevernet 都是大型的服務平台,而我們都非常期待這些服務會呈現什麼樣的面貌。

 

而對於下游的使用者來說,主要是持幣者跟擁護者,他們對 dAPP 的使用程度也有很高的要求。最近一兩個月儼然成為了一種風潮,在中國大陸有許多 dApp 的推廣群,擁有許多玩家資源,當初我們開發 dAPP 的時候也借助他們的力量,對我們的使用者宣傳。雖然其中有許多羊毛黨跟挖礦的存在,但這也是生態中的一環。另外還有所謂的單純持幣者,可能當初也是看好 EOS 代幣,但對於進入生態系,還是有障礙門檻,我們想要在台灣降低這個門檻,例如舉辦一些 meet up或撰寫一些文章,讓他們用簡單的方式進入。

 

【第三問】

EOS 上線以來,主網停擺、系統不穩、炒RAM、智能合約風險等爭議不斷,主要開發團隊 Block.one 也受到許多批評,不過從EOS dApp的用戶活動是不斷上升的,EOSHUB TAIWAN 在這段過程中經歷了什麼,又是怎麼看待與應變的呢?

 

Denny

EOS 主網上線半年以來就很像經過一個劇烈變化且持續蛻變的一個有機體一樣,快速前進及迭代,在這裡要稱讚一下 Block.one 跟各大節點,對於發生的事件及應對都很快。我認為我們 EOS 社區不怕遇到問題且都是自主性的勇敢解決。

 

我們 EOS 台灣在這段時間裡遇到很多質疑跟疑問,我們也到國外網站尋找答案,這是一個健康的發展,不過要持續普及下去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由最近的 dApp 的用戶數量與成長其實可以知道大家對於 EOS 的發展是非常在意及肯定的。

 

另外一方面在這段過程中我們也在做 dApp 的開發,因此對於主網的應用性和穩定性也都非常的尊重。在我們之前已經有很多業界前輩做很多示範。

 

而接下來我們也會持續和國外的節點合作,並教導大家如何使用並開發 dApp,所以接下來的發展是很令人期待的。

 

【第四問】

作為 EOS 的用戶,使用 dApp 時需要一個使用者友善的入口,像是非常熱門的錢包 TokenPocket 就是一個例子,這種以錢包為主體同時直接對接多種dApp的案例非常多,您怎麼看這個趨勢?

 

Denny

TokenPocket 這個團隊非常的有趣,當初在主網上線後我們便發現了這個錢包團隊。而這個團隊的機動性非常的高,還沒有官方錢包出來的時候他們是非常靠前研發的團隊。而 RAM 的炒作事件發生後,他們率先做出了一個可視化的買賣介面,讓大家可以在錢包上直接做交易,因此佔據了龍頭的地位。

 

而擁有了使用者的流量之後,錢包作為 dApp 入口的這件事就是目前的大趨勢,原因在於如果掌握了使用者的流量,一般人如果想要使用 dApp 時就必須登入,但是私鑰卻不會被dApp的項目方所知道,所以錢包直接登入的方便流程跟傳統互聯網一樣都降低了使用者的門檻,達成使用者經驗良好的黃金準則。

 

而大家呢可能有一個地方還不知道,就是這樣的錢包其實也是一個非常好的獲利方式,因為只要是透過錢包登入 dApp 的使用者,所有dApp 的使用者都是錢包方,有點此路為我開,留下買路財的意味。相似的效果還有DappRader,他們列出所有 dApp 的日活量跟交易量,也同樣可以擁有推薦人是 DappRader 雷達項目方的效果。而這樣子的錢包或者國家語言的地區也會有這樣的效果,算是 EOS 中舉足輕重的角色。

 

而在所謂的網頁版龍頭的錢包 scatter,他有在強調手機版 scatter 的開發過程,對於錢包方獨佔dAPP入口的現象會不會有影響,我們還要繼續觀察。如果 scatter 也佔據大部分流量來說,使用門檻會變更低。

 

【第五問】

目前 EOS dApp 都集中在博彩的應用,您怎麼看這個趨勢?EOS 還有其他的應用場景嗎?

 

Denny

我們聚在一起的時候也喜歡討論這話題。EOS上線到現在也才半年左右,其中有營利的效益,因此聚集很多開發者來開發。博彩應用的熱門,是因為設計上不困難且反應速度極快,所以我們不意外。

 

不過第一批的博彩應用都集中在挖礦跟分紅抵押,大家應該都注意到現在只剩下一兩個dApp博彩有流量,大家挖礦的熱度也已經下降。

 

所以我們認為下一批還會活著的博彩項目,可能就是完完整整地將真實的賭場搬到線上來,讓大家知道區塊鏈的使用是更公平公正的。

 

去除掉所有FOMO的概念,以及分紅推升幣價的驅力現象,我相信博彩項目會是區塊鏈世界裡一種歷久彌新的運用。

 

相同的遊戲產業也會是非常大的應用場景,例如EOS Knight RPG或線上對戰遊戲。大家有看過一級玩家就知道,裡面的金幣都能在虛擬場景裡繼續使用下去,如果EOS持續發展下去,EOS具有的能力以及在區塊鏈上的高TPS勢必可以滿足需求。例如EOS VC贊助暴雪的前員工出來開的一家公司,這也令我們非常期待。

 

 

【第六問】

今年九月,EOS 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Newdex 發生假 EOS 的刷幣事件,也有開發者分析這根本不是一個去中心化交易所 ,您可以簡單描述一下這個事件,以及看法嗎?

 

Denny

在所謂的去中心化的世界裡只認帳戶及代幣名字,而 Newdex 忘記要認 EOS 發行的原始帳戶,因此就有人利用這樣的漏洞,用其他的帳戶產生新的 EOS 代幣,將代幣導入 Newdex 裡面,而 Newdex 也將它認為是EOS IO發的代幣。

 

而你所提到的有開發者分析這不是一個去中心化交易所,事實上 Newdex 使用的方式並不是大家心中認為得這麼去中心化沒有錯,他們用 Newdex 的帳戶當一個中介,如果你要掛單,你就將它當成一個帳戶,如果有人要掛單的化它就會去完成這筆交易。

 

在目前來說,我覺得 Newdex 所使用的方式已經是一個比較安全穩定且去中心化的一種交易了,大家所了解的智能合約並不是每一件是都需要去中心化,只有關係到價值的傳遞及金錢的流動,我們才用去中心化作一個紀錄,這時候它的意義就會產生。

 

而講到黑客事件就不禁要講,有許多的漏洞並不來自 EOS IO,而是當我們去架構的時候,沒有去想過每個事件的關聯是否會導致金錢上的漏洞。而那些黑客呢,簡單來說就是他們對 EOS IO 的了解高於項目方與使用方,所以才能去奪取他們的利益。

 

所以對於 EOS IO 這個公鏈平台來說,上面所發生的黑客事件,至今還沒有太多事 EOS 本身共識機制跟主網的攻擊事件,只有 dApp寫程式的過程中漏洞被黑客發現而被盜取金額。我們也有跟第三方防火牆供應營運商合作,去解決關於資安的問題。

 

【第七問】

目前在台灣做 EOS 相關開發的團隊規模怎麼樣?以 EOSHUB TAIWAN 來說,會以什麼樣的營運模式生存呢?

 

Denny

我們必須誠實的說,在台灣 EOS 的開發團隊還不多,比較多的是以太坊以及 IOTA 的開發者。

 

在台灣有另外一個團隊在嘗試做 EOS 的姊妹鏈,希望可以早日看到他們開發的成果。

 

因此要如何在台灣增加 EOS dApp 的開發團隊,我們陸陸續續會邀請許多項目方,例如 TokenPocketNewdex 到台灣進行生態介紹,如果有機會我們也希望舉辦黑客松。

 

以我們 EOSHUB TAIWAN 來說,我們現在目前有三塊業務:第一塊是B2C社交平台,我們嘗試社交型投資平台的方式,將EOS的智能合約綁定在投資人與經理人之間,第二個是接案。第三個嘗試跟不同團隊做策略聯盟,我們提供諮詢服務給傳統網路App,我們也可以幫他們拓展海外資源,創造雙贏的局面。


【傳承問】

想引薦哪兩位產業大咖來做客 blocktimes 進行分享呢 ?


TokenPocket創始人 付盼
暢思交易所創始人 吳子臻


回顧【blocktimes 人物對話第十四期】超級節點眼中的EOS發展近況


台灣專業區塊鏈媒體平台blocktimes,隸屬新加坡成立之跨國媒體品牌Block Global,Block Global涵蓋大陸布洛克科技、韓國Coinin、東南亞Beecast。台灣blocktimes由資深電信人陳振國成立,提供區塊鏈業界深度訪談及專欄。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