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times線上人物對話第十二期】帶你探索蓬勃發展EOS生態圈-eos store
人物對話
177天前
3871

WeChat 圖片_20181224170519.png

對話時間 : 12 月 11 日 19:30

微信社群 : blockchain-in-臺灣

對話嘉賓 : Eos Store創始人-陸海峰

輪值群主:blocktimes主編-Wade





嘉賓介紹

EOS store 創始人、EOS 基金會董事


【第一問】

能請您簡單介紹一下自己怎麼進入區塊鏈行業,以及Eos Store 的成立與業務嗎?



陸海峰:

最早在 2013-2014 年時在車庫咖啡就接觸了,不過主要還是發展移動互聯網,直到2017 年時才對比特幣逐漸了解並參與 EOS 的 ICO,對EOS生態逐漸了解研究。

eos store 為一節點,主要負責節點業務,由於EOS本身為商業應用服務底層公鏈,提供更好的DAPP 服務。




第二問】

台灣還是有很多人對EOS 一知半解,能談談您是怎麼理解EOS的,以及他對比以太坊的優劣勢是什麼?


陸海峰:


最大不同為出塊效率,EOS 為DPoS 機制,由 21 個節點出塊,出塊效率比以太坊快很多,EOS 的 TPS 為 九千多,相較於以太坊只有二十幾個。

 

由於兩個鏈有各自的不同,談不上優劣勢。EOS 主要是效率,由於TPS已達到九千多,在上面可運轉 DAPP 及轉帳等商業應用可能性都比以太坊好,但以太坊的結構相對更去中心化。


另外還有治理機制上的問題,由於以太坊不需要治理,主要就是礦工挖礦,代碼即法令(Code is Law)。 不會有人影響整個區塊鏈的平衡性,EOS 的話主要需要 21 個節點,甚至治理方面的干擾,在 EOS 從整個啟動到官方、block.one、治理、基金會、節點間爭議等,都一直伴隨著 EOS 的成長。


還有就是 gas 以太坊每筆轉帳需要 gas 費,所以是一個消耗,EOS建立帳戶需要RAM其他需要抵押 CPU 及網路帶寬,所以沒有消耗的問題,但目前 EOS 開發DAPP 上消耗 CPU 的使用量不足,使項目方需抵押 CPU 以佔用網路資源,使自己的DAPP 可以使用,這造成開發 DAPP 受阻的一種成本。

 

但目前 EOS 的成長環境還是比以太坊好很多,因為以太坊之前做遊戲或應用的交易速度受礦工及 gas 費影響,網路速度很慢,不能帶來很好的體驗,但現在 EOS 上特別是國產類遊戲的效率是很高的。



【第三問】

可以簡單解釋一下什麼是超級節點,而作為超級節點有什麼樣的權利跟義務呢?



陸海峰

超級節點由DPoS機制影響,21個超級節點主要功能還是技術出塊,提供服務器、提供技術支持、穩定出塊的工作。

 

作為超級節點的權利還是很大的,不管是代碼升級、黑客事件、或未來的黑天鵝事件,節點都有權利對整個網絡和 EOS 網路負責,所以修復及整個鏈的穩定性都是節點該去做的,義務就是對網路負責,保持整個網路的建康及穩定性使網路穩定的運轉下去,不受外界任何政治法律及技術影響,使整個EOS網路穩定出塊,超級節點也可從中獲益,其實出塊與挖礦是同樣的概念。




【第四問】

作為一個成功的超級節點,您認為關鍵是什麼?


陸海峰:

若看排名的話,我覺得核心的關鍵點是有足夠自己掌握的票倉,但其實整個 EOS 生態中生態建設也有很多機會,且超級節點作為宣傳及生態中的關鍵核心點,在這之中能看到很多新的機會,包括 EOS DAPP 的開發、底層技術支持及品牌應用,所以節點不只是排名,包括 BM 也在說道因為現在行情不好,有些節點收益低甚至虧損,因此節點也可以多發展其他業務以支撐,比如我們自己發 DAPP 等,找到好的發展方向。


所以我覺得,一個成功的節點關鍵在於對 EOS 生態的理解度、技術能力、甚至業務貢獻度等,不單單只是排名,還能發展其他業務並在生態中獲得利益,為 EOS 帶來價值和貢獻。


【第五問】

目前在大陸EOS的開發社群大概有多少團隊,又都在進行那些應用開發呢?


陸海峰:

EOS整個的開發我覺得還是要從全球的角度來看,光看國內團隊還不足。現在EOS DAPP項目上比較突出的還是博彩遊戲,但其實國內在法律進行上還是有些風險,因此光看國內團隊多少還是比較難統計的。


整體EOS上亞洲地區比較出的還是韓國及一些正在開發明年Q1Q2會上線的區塊鏈遊戲都是從韓國那邊發展過來的。亞洲地區的話我覺得東南亞那邊也會有很多博彩的應用。


EOS 整個 DAPP 維度和項目數量其實是整個區塊鏈行業中最活躍且最多的,包括一天中EOS 的交易額度也是最高的,所以我覺得整個區塊鏈行業 EOS 生態中 DAPP 的發展速度是第一的,也證明了一些我了解的項目團隊都已通過DAPP的開發和運行獲得了正向的資金流,我覺得在區塊鏈聲音落地的過程中其實除了ICO能夠變現外,DAPP 已經把整個商業利益跑通了,所以在 EOS 的維度高也是應該的。具體現在的項目可以在EOS DAPP 排行榜上查到商業項目排行,至於馬上要上線的或還在開發中的項目,據我了解有很多,數量難以統計。


我覺得現在第一波博彩遊戲比較兇,接下來會有很多小的遊戲包含區塊鏈的遊戲會出來,接下來發展比較OK的應該是遊戲方面。



【第六問】

您認為DPOS截至目前為止是成功的嗎?他會是未來的共識機制趨勢,或只是一個過渡呢?


陸海峰

這怎麼說呢,問題的關鍵點在於用什麼時間和角度再看事情,如果以現在來看的話覺得是 DPOS 的共識機制是成功的,同時也是一個人類偉大的實驗,因為現在 EOS 網路還是比較健康的,雖然遭遇了一些黑客的攻擊但都還是 DAPP 本身合約的漏洞和早期功能不健全造成的丟失,但這都是正常的事情。21 個節點保證整個網路健康性,在EOS 網絡中好的商業應用的功能和落地,用戶都有高度認同,在EOS體制內還是比較良性的健康的在發展。也會看到易來雲這些公鏈也在學習和 COPY DPOS 機制建立自己的公鏈系統,也是能夠體驗出 EOSIO 這 DPOS 機制短期內的成功。


把時間拉長,人類 DPOS 偉大實驗是否能成功關鍵在於機制的平衡性是否足夠讓人覺得去中心化、或足夠去中心化,我覺得需要時間的驗證,以證明他是正確且長久且可以永恆的運轉下去的,就像比特幣一樣,經過多年驗證我們已經不在乎它的價格起落,而在乎它對趨塊鏈及貨幣屬性的價值,能體現未來永恆的價值,這成功才是成功。EOS 還年輕,才半年時間,價格從 3-150 人民幣,現在十幾塊人民幣價格,這價格的起落造成節點壓力,就像前陣子比特幣礦工關門一樣,節點也會出現類似問題,未來節點利益能否得到保障,網路能否健康發展,這些都是將來未知的問題及挑戰,所以我覺得從現在來看整個網路是健康且成功的,但時間拉長的話未來需面對更多的挑戰才能驗證它的成功。


【第七問】

您怎麼看目前的熊市,對EOS整個生態系發展會有什麼影響?


陸海峰:

我覺得這是必經的挑戰,甚至在這價格低時是否能保持整個生態活躍、網路健康,參與者熱情且往前推進。現在的價格使很多人的利益受到影響,包括 DAPP 開發者及節點利益受到影響外,我覺得整個熊市中 EOS 還是蠻活躍的,而且我們做了十大平台,他們還是很熱情的參與整個行業。目前我覺得影響還不是特別大,但我覺得如果價格再低會有更多影響,但我覺得這是正常的事,有牛市必有熊市,熊市時就把工作做好,我們看 EOS 生態在熊市中還是有很多人賺到錢,所以我覺得如果想投到產業中大家還是會考慮到穩定收入及相對用戶比較高的情況下,EOS 還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回顧【blocktimes 人物對話第十一期】海納百川 百年樹人:從台灣區塊鏈推動與教育出發


台灣專業區塊鏈媒體平台blocktimes,隸屬新加坡成立之跨國媒體品牌Block Global,Block Global涵蓋大陸布洛克科技、韓國Coinin、東南亞Beecast。台灣blocktimes由資深電信人陳振國成立,提供區塊鏈業界深度訪談及專欄。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