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cast線上人物專訪: 交易所:敢問路在何方
人物專訪
12天前
1175


image.png

對話時間:2018 年 12 05日  18:00

微信社群:BlockChain-in-SEA

對話嘉賓:

任長遠

香港富比特交易所創始人

鄭西平

東南亞Beecast CEO

 

鄭西平:各位Beecaster,大家晚上好!我是東南亞Beecast CEO鄭西平。

歡迎大家來到領先的區塊鏈社群媒體【Beecast】,與5000+社群1000000+Beecasters一起參與【Blockchain in SEA】節目,探討區塊鏈技術與行業發展。本期是Beecast【Blockchain in SEA】第5期,主題:交易所:敢問路在何方。

嘉賓:任長遠。

任長遠,香港富比特交易所創始人。香港富比特交易所致力於打造全球領先的數字資產交易服務平臺。始終堅持前瞻性佈局、國際化拓展、市場化運作,以發掘提升優質數字資產價值為導向,以增強技術、資本、產業融合為紐帶,以促進區塊鏈科技應用轉化為目標,深度服務全球數字資產開發者與用戶,全面構建誠信公正、合規高效、與時俱進的新型產業體系。

 

鄭西平:  任總可以向大家介紹一下自己以及您的從業經歷,您當初是緣何進入區塊鏈行業並創辦富比特交易所的?

任長遠:2013年在央視新聞上很巧合看到比特幣的一些報導,那時候的報導很正面也很鼓舞人心。當天下午就在趕集網上找到了一些二手礦機的消息,第二天就開車去許昌,以每臺1.5萬的價格買了2臺阿瓦隆礦機。

剛開始每天可以挖0.09個比特幣,幾乎時10天就能挖一個比特幣,當時價值3000元。也就是說2個月就能回本,接下來的幾個月裏開始瘋狂的買礦機。後來螞蟻礦機以低能耗,靜音越來越受歡迎,其中還接觸到了花園礦機,蝴蝶礦機等等。也在中原建立了一個小型礦場。

2014年之後進入了長達2年的熊市,陸續做了其他實體行業:開駕校,建材,燃氣等行業。發現實體行業越來越難做,大部分利潤都消耗在成本、人脈、稅費等,隨著市場的回暖2016年我的視線又回到了幣圈。籌畫了一年的時間,終於在2017年初確定要開一個自己的交易所。

當時我分析,短期內交易所是區塊鏈行業食物鏈的最頂層,要做就要選好方向,定好目標,剩下的就是一步一步的去實施自己的計畫。同時我也覺得山寨幣交易所普遍還不專業,體量都不大,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然而,做了才發現,其實做好一個交易所挺難的,但是我也樂在其中。因為我喜歡這個行業,喜歡我的工作。

 

鄭西平:  請您向大家介紹一下您所創辦的富比特交易所,以及目前的大致運營狀況。

任長遠:目前活躍在富比特上的交易對已經超過150個,而且每個月至少有10個新專案上線(3-5個是首發)。富比特生態也逐漸建成:富比特資本,富比特交易所,富比特媒體,幣族雲。

全體小夥伴已經突破100人,50%為技術研發人員。富比特的2大業務:優質專案上線和幣族雲,其中幣族雲是一個雲交易所,把開交易所的成本降到了極低。近期中小型交易所的數據遷移上雲是一個重要的市場,能為初創交易所提供全方位的技術服務。

鄭西平:  任總,雲交易所,是多個交易所的聯盟麼?所有的交易所共用交易深度?

任長遠:是的,不只是這些。

 

鄭西平:  您認為,從運營思路和具體工作來講,交易所要保證穩健運營應注意哪些方面?對於整個區塊鏈生態的發展,交易所扮演的角色或者說最大的作用是什麼?

任長遠:技術方面,必須保障數據的安全,其次是資產的安全,所以要有強有力的技術保障,運營團隊執行力必須要強。至於運營思路,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做好一個交易平臺,CEO不但要有很強的管理能力,也要有恆心和對行業的信仰。

對於整個區塊鏈生態的發展,交易所應該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做好定位:第三方服務。為用戶提供安全的交易環境,不應該參與任何專案的運營。為行業發展守好最後一道門。我經常說,富比特的長處就是專業做交易所,短處就是只做交易所。第一不炒幣,第二不參與專案。

 

鄭西平:  近期,加密貨幣行情持續低迷,據您瞭解,整個加密貨幣交易所市場的現狀如何?富比特有哪些突顯競爭優勢?

任長遠:今年交易所處於井噴事態發展,也是去年大牛市的慣性表現,跟風嚴重。都看到了交易所的風光,不知道創業者背後的心酸。目前只有1%的交易所還在運營,這1%當中的1%現在還在活躍,剩下99%都是比較低迷了,那麼從現在的行情來說,交易所作為大家的一個集散地、一個樞紐中心,那麼我認為還不夠精准和細化,交易所雖然有很多,但大多都是已經沒有維護的狀態了,我認為比較好的交易所現在需要一個變革跟顛覆,之前的格局已經太固化,而且現在很多新的交易所還是有很多表現空間,從這上萬家交易所中間體現出來一些好的交易所,在細分領域中肯定會脫穎而出。

鄭西平:  這種情況,也出現於區塊鏈的媒體,2017年起來一大堆,不過現在沉寂的也一大堆

任長遠:是的,這也是市場的作用,市場會做自我調節。

我們的競爭優勢是運營思路、戰術打法和內部激勵,其中我們提出來,為專案方服務,重在服務,而不是服務費,很多交易所都是收了錢什麼都不做。而我們就是要做專案方的奶媽,我們很清楚他們需要什麼,找對需求,滿足需求,才能被市場認可。

 

鄭西平:  富比特近期有沒有業務上的新動作?未來的發展規劃是怎樣的?

任長遠:目前來說,我們還是以海外專案為主,因為中國專案在去年時候有特別多的負面,所以我們在上幣專案的篩選還是比較謹慎的,目前我們成立的富比特資本第一個投的專案就是幣族雲,包括GBLS我們都有一些深度的合作,我們希望通過平臺的沉澱和發展,會有一些好的機構,我們一起去選擇一些好的企業,特別是河南本土的一些區塊鏈企業,我們是優先去考慮,去佈局。我們在海外佈局的話,現在特別是在中東,韓國還有東南亞國家有一些佈局。在柬埔寨也有辦公室,輻射周邊的越南,泰國比較開放的東南亞國家進行業務的開展。在技術層面,我們今年也吸納了比較多的技術人才,從北上廣深大公司回來的一些精英,我們打算在熊市這個真正考驗自己實力的時候,在12月份或明年1月份啟動2019年全國的巡演,我們一起去把河南聲音發出去,在熊市當中讓大家根能沉下心來,去關注區塊鏈技術本身,去做一些佈道和普及性的工作,沉下心來認真做事深入到三四線城市,做一些教育類的工作。

 

鄭西平:  任總所瞭解的東南亞數字貨幣交易市場的發展狀況如何?相比其他國家和地區有哪些特點?

任長遠:東南亞諸國在前幾次技術變革大潮中都處於劣勢,他們也積極尋求區塊鏈方面的突破,總體上還是比較開放。他們也是剛有這方面的概念,還有很大的想像和施展的空間,非常看好東南亞市場

 

鄭西平:  隨著加密貨幣行情的陡升陡降,各國關於數字貨幣的相關政策不斷出臺,您認為在這個過程中交易所主要會受到政策怎樣的影響?如何應對因為政策變動所帶來的運營風險?

任長遠:首先要正確理解政策,所有的政策都是遊戲規則完善的過程,也是行業逐漸規範的必要因素。不管什麼行業,都要站在歷史觀的角度去從業。我認為,多做有利於行業發展,不作惡,不傷害任何人。區塊鏈大方向沒有錯,行業沒有錯,錯在某些不良從業者上,他們沒有信仰,沒有敬畏心裏,竭澤而漁,毀滅性過度“開墾”和透支信用。對於合規平臺來說,應對政策風險其實就是做好自己,遵從任何主權國家的政策,並積極配合當地的法律法規。

 

鄭西平:  任總作為資深的區塊鏈領域佈道者,應該接觸過很多行業內人士,其中是否有您欣賞和佩服的從業者,為什麼?Beecast目前覆蓋15個國家250個城市、5000個社群節點、用戶100萬+,希望通過[Blockchain in SEA]邀請更多的大咖來社群分享區塊鏈,以推動整個行業進一步的發展,如果任總引薦一到兩位嘉賓,您會引薦誰來做客Beecast進行分享?

任長遠:哈哈,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只與強者為伍,除了早期推動行業發展的老兵,他們都是英雄。我最佩服布洛克就是布洛克科技創始人時豔強先生,不但因為他是我的家鄉人,更重要的是他作為2018年的風雲人物,非但沒有自我滿足,而且還在積極尋求海外發展,融資,擴張,大動作頻頻。為人謙和低調,做事踏實進取,有格局,有遠見。

同時,我會邀請,BTC123的掌門人尚小鵬先生和BTC798的創始人王忠鳴先生,他們之於我來說,亦師亦友,也是最早一批行業先行者和推動者,歷史會記住他們。

 

自由提問

提問一:任總能給剛剛涉足區塊鏈行業的新人一些建議嗎?

任長遠:很多人都說區塊鏈行業機會很多,但是進來一段時間發現,還是兩手空空,於是開始懷疑。所以,我建議新人多沉澱,專注、堅持,機會多就等於沒機會。

 

提問二:你如何看待穩定幣?這一次的跌勢,無疑對穩定幣是一個好處,可是很多穩定幣是自行發幣,沒有背書,其實usdt也是其中之一,只是它發得比較早。穩定幣會不會是一個炸彈,因為現今在還沒有任何規範的情況下,在沒有監管和背書下,那麼多穩定幣已經面世,而無疑是一個危險訊號。

任長遠:是的這也是我的一個擔心,下一個大利空有可能就是穩定幣。但是,也不要杞人憂天,市場有自愈和調節作用。同時也呼籲所有從業人員,守好穩定幣的最後一片淨土。

 

任長遠:感謝,Beecast的專訪,感謝本次專訪的策劃人和全體工作人員。感謝大家在百忙之中的聆聽。


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