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cast線上人物專訪:區塊鏈4.0,把權力交給人民
人物專訪
33天前
2096

2.png

對話時間:2018 年 11月 15日 18:00

微信社群:BlockChain-in-SEA

對話嘉賓:

Ronald Aai

馬來西亞裔區塊鏈技術專家

新加坡Bit Beta 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TO

鄭西平

東南亞BeeCast CEO

 

鄭西平:各位Beecaster,大家晚上好!我是東南亞Beecast CEO鄭西平。

歡迎大家來到領先的區塊鏈社群媒體【Beecast】,與5000+社群1000000+Beecasters一起參與【Blockchain in SEA】節目,探討區塊鏈技術與行業發展。本期是Beecast【Blockchain in SEA】第2期,主題:區塊鏈4.0,把權力交給人民

嘉賓:Ronald Aai。

Ronald Aai,馬來西亞裔區塊鏈技術專家,新加坡Bit Beta私人投资有限公司創始人和首席技術官,25年連續創業家,成功創建數個互聯網企業,並一直在為社交媒體、支付、移動錢包、移動電話、電信系統、IOT解決方案以及區塊鏈領域開發新技術。其名下擁有多個移動軟體開發相關的IP檔。

 

鄭西平:Ronald先生,您在早期職業生涯中成功地建立了數個互聯網企業,現在是新加坡Bit Beta 私人投資公司的創始人和首席技術官,運營區塊鏈專案。是什麼讓您踏入區塊鏈行業?請介紹一下您自己以及您的經歷?

Ronald Aai: 我的資歷資訊可以在網上找到,或許沒必要在此詳說,所以我想講講其他的東西。

2016年,我開辦了一個金融科技公司,由Anthony Lau擔任首席執行官, Francis Aw擔任首席運營官。我們完全專注於通過數字錢包向沒有銀行的印尼市場提供基本的銀行設施。

通過一次接觸,我們有一個機會來解決一家公司的問題,該公司希望將區塊鏈擴展到移動手機上。由於保密協議的原因,我不能說出公司的名稱。不過我可以說,他們剛剛與一家大型電信公司簽署了一項協議,將他們的分佈式應用程式(DAPP)嵌入手機中。

無論如何,要為客戶做這件事,我們必須首先瞭解區塊鏈是什麼。我們和其他許多人一樣,認為“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是同義詞、同樣的事物。我們用了幾個月研究現存的30個區塊鏈平臺,但找不到一個能夠滿足客戶需求的解決方案。這是因為早期的區塊鏈存在無法擴大規模,效率低下以及其他問題。現在的區塊鏈要好得多,但它們仍然沒有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

所以,我們當時沒有計畫投入區塊鏈,但是,我們被那位客戶要求調查研究區塊鏈相關的技術,之後,基於口碑,又有許多人尋求我們的幫助。最後我們決定,可以且應該建立一個平臺,幫助我們的客戶實現他們的願景。Bit Beta BlockChain系統(BBS)就是這個平臺。

 

鄭西平:Ronald先生很早就在亞洲開始了手機底層的開發,在雲、支付、安全等領域積累了非常豐富的大規模團隊開發經驗。區塊鏈被認為是互聯網的二次革命,作為一個曾經的傳統互聯網從業者,從您的個人視角來看,您之前的從業經歷對於現在從事區塊鏈技術開發有什麼樣的影響?

Ronald Aai: 就像客戶端伺服器解決方案一樣,區塊鏈也是另一種方法,讓參與者決定解決方案的執行方式。

因為我參與過手機制造的深層技術開發,早年不得不研究電信網絡及其技術(許多工程師現在依賴SDK),我們必須從貝爾實驗室的龐大電信手冊中學習。好消息是現在我有一項無數據移動推送的專利,由此我想出了一個專案來替代黑莓推送電子郵件,到時候需要通過不同的波段連接到伺服器。

這使得我們為移動設備創建塊鏈4.0,它不需要始終連接到平臺,只在有事件觸發器時才需要。簡單來說,所有的電信通信流量超過SS7。我們使用SS7協議套件中的MTP來實現我們的目標。這讓我們能夠在移動平臺上構建一個區塊鏈網路,而不是通用互聯網上。

 

鄭西平:區塊鏈從比特幣開始興起,經歷了1.0到3.0時代,如今,人們的熱烈討論多集中於區塊鏈3.0和4.0,Bit Beta為什麼被稱為第四代區塊鏈?它的相對優勢在哪里?在您看來區塊鏈4.0的發展方向是什麼?

Ronald Aai: 我和我的合夥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夢想:讓區塊鏈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要實現這一點,區塊鏈需要成為嵌入日常生活的底層技術,例如在每一棟建築裏都有水管裝置、電路,或者說每個人掌握的技術都在他們的手中。每個人都有智能手機,但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智能手機是如何工作的。

區塊鏈必須是同樣的方式,我們相信BBS也是如此。

我們的第四代區塊鏈,BBS,將允許消費者使用手機支付貨款,很方便。但是BBS還具有區塊鏈的所有其他優勢,例如能夠高效地使用本地法定貨幣,並且能夠跨國界使用。不會產生大量的仲介費用,且沒有早期的區塊鏈存在的問題。此外,作為“見證人”(“礦工”),普通人將獲得真正的價值,不需要任何特殊知識(不再需要電力“採礦”裝置)。

支持BBS的企業將能夠將這些消費者利益捆綁到忠誠度計畫中,整合和執行。將BBS的交易分類賬納入內部會計和報告流程,保持高標準的透明度以滿足監管要求,並享受近乎即時的交易結算。

我們致力於利用企業和消費者在現有支付基礎設施上的關係,但在此基礎上加以改進;使其高度優化和分散;使各組織及其利益攸關方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我們要“把區塊鏈帶到工作、娛樂和生活中去”。

 

鄭西平:能否跟我們分享一下您對於區塊鏈技術在東南亞發展現狀的認識?在東南亞甚至全球範圍內,您認為大部分區塊鏈專案在技術層面存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Ronald Aai: 貪婪和對區塊鏈的有限理解是主要問題,這不是技術問題,而是有關人性的。在某些圈子裏,區塊鏈不僅僅是一種技術,它是一種文化,是一種狂熱崇拜的信仰,常常是非常不健康的。很多新專案都只想到一件事:賺錢!當一個區塊鏈專案是為人們服務的時候,它又是如何為人們服務的呢?通過那些只想賺錢的投資者嗎?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所做的事情是不同的。我們希望人們為他們自己發現我們的技術,相信它,並像我們一樣熱愛它。我們希望組織推出基於BBS的解決方案,看著利益相關者或客戶使用它們,而不知道它是基於區塊鏈的,因為它是那麼簡單和直觀。

我們可能比其他專案增長緩慢;或者比某些人希望的慢;但我們相信這是建立一個穩定和可持續的專案的最佳方式。

 

鄭西平:9月份開始,穩定幣的概念火了起來,多家機構推出了大量穩定幣專案,Ronald先生對於穩定幣的出現是怎麼看的?您認為區塊鏈技術的長足發展和數字貨幣的發展有什麼關係?

Ronald Aai: 就像許多老舊的、設計糟糕的區塊鏈平臺一樣,它也存在許多問題,其中之一就是通證估值。要想讓區塊鏈平臺籌集到資金,它們需要通證價值的波動,這對正常交易是不好的。這只是個大賭博計畫,這就是為什麼政府介入保護公民的原因。

所以穩定的代幣應該能解決這個問題問題,有TUSD, GUSD, DUSD等。這些只是將貨幣與美元掛鉤的方式,取決於這些穩定的通證被治理得有多好。

一旦有了錢,就會有機會主義者試圖解決這個問題。當沒有錢可賺的時候,人們仍然參與解決這個問題,那麼這對於區塊鏈社區來說是偉大的一天。

 

鄭西平:作為資深的IT行業專家,無論是從技術開發方面,還是從職業發展方面,您對於區塊鏈技術開發者的未來發展有什麼建議?

Ronald Aai: 我的建議是給每個人的,不僅僅是技術人員和開發人員:不要被炒作和FOMO所吸引!瞭解技術的基礎和目的。區塊鏈,只要它與“加密貨幣”有關,它就會像“.com泡沫”一樣來來去去。現在這一切都是被組織操縱來賺錢的。要跟隨趨勢,更要有的放矢。

 

鄭西平:您對於自身以及目前運行的區塊鏈專案的未來的發展有什麼樣的願景?下一步有沒有具體的發展規劃?

Ronald Aai: 我們想要改變世界而不出賣我們的信仰,正直對我們很重要。這將是一條漫長而痛苦的道路,但那些認識我們並與我們合作的人支持我們,因為我們帶來的技術變革是出於好的、有目的原因。我們希望有許多志同道合的企業家、投資者和像我們這樣的工程師願意為對的、好的而非貪婪的人和事工作。我們下一步和今後的所有步驟是向這些人敞開我們的大門,我們希望能聽到他們的聲音。

 

鄭西平:Ronald先生作為資深的區塊鏈領域佈道者,應該接觸過很多行業內人士,其中是否有您欣賞和佩服的從業者,為什麼?Beecast目前覆蓋15個國家250個城市、5000個社群節點、用戶100萬+,希望通過[Blockchain in SEA]邀請更多的大咖來社群分享區塊鏈,以推動整個行業進一步的發展,如果Ronald先生引薦一兩位嘉賓,您會引薦誰來做客Beecast進行分享?

Ronald Aai: 當我第一次踏上“區塊鏈”的征程時,我遇到了許多“投資者”、“專家”,但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在告訴我們如何賺錢。然而,大約8個月前,我遇到了一位非常有趣的企業家,WBF創始人趙勝老師。他是真的想向人們推廣區塊鏈的人,在他的指導下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所以我推薦他。

另一個我認識了很久的人是WBF以及BBS現在的CEO,Anthony Lau,他在電子遊戲界很有名望,也很瞭解該領域。他從事電子遊戲行業已經有20多年了,所以我推薦他。其實視頻遊戲和符號化區塊鏈有一個非常相似的概念。


自由提問

提問一:您認為第三代區塊鏈和第四代區塊鏈的定義是什麼?

Ronald Aai: 第三代純粹關注速度,但它們都沒有達到真正的速度。例如MAC,他們利用nDpos來做切分,在ANN(人工神經網路)的幫助下 ,只是為了加快交易。想想看,就像建造一條100車道的公路,朝一個方向前進。

然後,最後的100條車道變成了ndpos車道的數目,也許是10條?然後這條10車道的高速公路需要交叉數據,所以它將從100減速到10至1,其他類似解決方案還有EOS。由於數據不是雙向的,所以它們最終都無法達到任何的速度提升。

我們在這個問題上進行了認真的思考,我們知道解決方案在於雙向數據並行原子鏈。因此,我們創建了一個非常簡單的在BGP網路上的基於思科路由器的網路,因此你可以稱它為我們自己的區塊鏈網路。

我們安裝了10千個物聯網設備+智能手機(10k IOT devices + smartphones, IOT = ESP8266, ESP32, MT7688 SOC)。我們用wifi和2g/3g/lte在一個外部網路上真正實現了超過100萬tp/s的網路測試,我們緩慢的2g網路設備不會像第一、第二代的比特幣/以太網/nem/等一樣使整個網路延遲。因為我們不需要同步分類帳,就像區塊串聯起區塊鏈一樣。

網路中有許多客戶機的另一個問題是,如何與他們每一個人溝通。100%的平臺使用TCP,這就需要3次“握手”來建立和傳輸數據。然而,這將減緩系統的運行速度。比如,你有100個客戶機,你需要向某人發送數據。超級節點將需要遍曆100個客戶機,反復發送相同的數據,並等待回復,我們稱之為SYNC。

像有些區塊框架類型的平臺使用ASYNC,意味著它們是發送請求,而不是等待應答。我們使用MTP第2層而不是數據包向網路中的所有客戶端播放1次,無需迴圈。所以因為MTP幀也是SS7運行的網路的一部分,我們將數據包注入SS7網路以喚醒所需的電話以檢索幀。速度受協議、客戶端和網路的影響,每個人都使用相同的協議、不同的客戶機,但使用相同的網路,我們重新設計了一切。

 

提問二: 您對於區塊鏈的信仰是什麼?以您作為區塊鏈技術專家的視角看,未來區塊鏈高度發展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Q2: What’s your belief in the blockchain? From your perspective as a blockchain technologist, what will be the future world look like when the blockchain industry is highly developed?

Ronald Aai: 對我來說,區塊鏈只是另一個系統設計的概念,會有很多這樣的在前進的路上的人。我們使用BATCH編程,將數據與伺服器同步。它是一個有缺陷的系統設計理念。舉例來說,80年代,我們使用BATCH編程,將數據與伺服器同步,但是BATCH編程很慢,因為我們會不時地將數據塊抓取到SYNC。這個和區塊鏈看起來像嗎?

bitcoin = 10mins block;ethereum = 15sec block;eos = 500ms block。

這些技術在今天的網路中已不再有效,因為它速度快,能夠處理雙向數據,且即時、即時處理。

blockchain gen 1/2/3 = walkie-talkie

blockchain gen 4 = wechat / communication / community

我在紐約做了一個演講,在下面的觀眾席上我看到了samson mow。嗯,我想他是陷入到第1代區塊鏈的問題中了,祝他好運。和我告訴vitalik的一樣,以他的基金會的運作方式,沒有人敢修改代碼,所以這就像繃帶綁在繃帶上。

 

提問三:您對於東南亞區塊鏈行業的未來有什麼看法?

Ronald Aai: 有了錢,就會有更多的機會把它榨幹。

機會主義者,不要被捲入炒作中去。

區塊鏈是另一種融入社區的技術,就像你今天使用gmail一樣。

 

提問四:你認為未來區塊鏈落地應用會集中在那些領域(比較適合)?還是這技術只是曇花一現?

Ronald Aai: 我認為會有更多的dapp出現來解決由設計糟糕的第一到第三代區塊鏈平臺產生的問題。許多人已經投入鉅資,不能打破迴圈說它不工作,讓我們放棄它,並做一些真正的工作,這就是.com重啟所做的。人們在設計糟糕的區塊鏈上鑽牛角尖,有很多的 dapp是要解決那些其實真正無法解決的問題。

 

Ronald Aai 的建議

1. 當你發現任何一個平臺宣稱是免費的,那麼這個平臺就不會成功,因為運行一個平臺要付出成本。

2. 當你發現一個有採礦業務的平臺,不要使用它,因為它對用戶沒有好處,這只會讓礦商和投資者受益。

3. 當你發現一個平臺,讓買方支付費用,不要進入,因為當賣方正在賺錢,買方比應該支付的支付更多,這是不符合邏輯的。

4.商業是簡單的,無論平臺是什麼,都必須有一個買賣雙方支付維護網路的費用。如果一部分費用由賣方返還給網路的參與者(買方),那麼這就是一個公平而良好的平臺。


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