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加密貨幣的機构化”是一個悖論?
區塊鏈
8天前
1299

如果你一直關注加密貨幣的最新消息,可能已經注意到一個趨勢,那就是人們對大型傳統金融機構進入這一領域的前景普遍感到興奮。

最近我們看到了一波關於機构的新聞:從紐交所旗下的Bakkt推出託管和交易基礎設施,到比特幣期貨交易的審批通過,大型401k退休計畫服務的提供商如富達等,都開設了加密交易部門。與此同時,像Coinbase等一些成長於加密貨幣時代的初創企業也日益將業務重心轉向機構投資者,希望能與這些華爾街巨頭展開競爭。

雖然許多加密貨幣狂熱者對這種資金流入所帶來的正向影響表現出盲目的熱情,但更為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後退一步,分析加密貨幣生命週期的這個階段實際上代表了什麼,以及它離最初目標距離還有多遠。

我們之前在建造什麼?

為了分析加密貨幣的變化趨勢,我們可以將當前的狀態與數位貨幣最初旨在提供的三大好處聯系起來:

抗審查性(Censorship resistance)

去信任化交易(Trustless transactions)

可驗證歷史(Verifiable history)

去中心化仍然是一定範圍內的,部分項目有時會為了效率犧牲掉一部分的去中心化,同時提供一些(去中心化的)子内容。但加密貨幣成功的秘訣還是要確保三個核心原則得以維持。

如果你通過這些原則來審視Bakkt、富達和Coinbase們所發生的事情,就會出現一種令人擔憂的趨勢。

抗審查性

抗審查性意味著,用戶與貨幣互動的能力永遠不應受制於潜在的單點故障(小葱注:單點故障是指系統中一旦失效就會讓整個系統無法運作的部件)。在比特幣中,公共節點可以下線,但有許多其他節點可以迅速填補空缺。基於POW的去中心化共識機制,使得任何單一實體機构都無法通過控制總帳本來審查你的交易情况。

而依賴單個公司(本質上是銀行)作為訪問加密貨幣網絡的視窗則會導致明顯的單點故障。如果Coinbase.com被“劫持”或宕機,依賴該提供商的用戶基本就無法訪問去中心化的比特幣網絡了。

此外,如果Coinbase或任何其他中心化服務商按照他們的標準發現了“可疑”帳戶,他們能封锁或嚴格限制該用戶進行帳戶訪問,或在該帳戶的交易被廣播前予以審查。

去信任化交易

由於數位貨幣本質上是“去信任化的”,不要求用戶信任中央託管機构、服務商乃至其他用戶便可進行安全可靠的交易。在比特幣這樣的系統中,只要用戶持有自己的私密金鑰,就對自己的資金有完全控制權。

然而,Bakkt、富達和Coinbase卻都在努力為在他們那裡存有數位貨幣的用戶提供“託管服務”,這種做法無疑與“去信任化”的原則背道而馳。在提供託管服務時,這些公司試圖集中控制和管理那些大型機構投資者和散戶們裝有比特幣、乙太坊等貨幣的錢包,以便利的名義模糊了私密金鑰的概念。

當用戶通過支持加密貨幣的ETF或富達401k計畫與比特幣網絡進行交易時,他們僅僅只是在帳面上擁有加密貨幣(而非實際擁有),數據提供者只是在中心化資料庫中改動餘額而已。一般而言,如果你沒掌控私密金鑰,就不算持有這些加密貨幣。

此外,正如我們在Mt. Gox災難中看到的那樣,大量集中管理的加密貨幣也為駭客提供了一個誘人的攻擊目標。

可驗證歷史

比特幣最初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受人們對2008年金融危機中腐敗行為的反應所推動。區塊鏈的承諾是,通過一個公開可驗證的帳簿,用戶可以信任貨幣供應的發行和流動,銀行也無法在幕後秘密摧毀新興的經濟。有了比特幣,用戶可以在任何時候安全地驗證整個交易歷史,從而得出當前帳簿上的餘額狀況。

但隨著大量數位貨幣供應開始彙集到機构服務提供者的帳戶中,越來越多的交易存在於公共區塊鏈之外,而且通過私人資料庫“脫鏈”處理。

雖然許多公司將這種方法推向市場,因為它提供更快的速度和更低的交易成本,但其副作用是回歸到一種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大部分比特幣或乙太坊在所有者之間的移動不再是經過加密驗證的。

我們還剩下什麼?

機构進入加密貨幣的挑戰在於,它將打破加密技術旨在提供的三個核心價值主張。

如果用戶通過一個集中的網站訪問他們的帳戶,將私密金鑰的保管權完全交給一個受信任的協力廠商,並且無法驗證他們的資金是如何被協力廠商處理的,那麼他們真的是在使用加密貨幣嗎?

就這個問題,許多人認為加密貨幣提供了一個沒被列出來的覈心好處——加密貨幣僅僅代表一種不由政府發行或控制的資產類別。雖然客觀上是正確的,但我們可以描繪出一幅在一些人看來可能會比政府發佈的命令更可怕的畫面。

隨著機构在加密貨幣領域的不斷擴張,對於那些運營著數十億美元託管服務的銀行家和公司來說,發行他們自己的代幣無疑會變得很有吸引力,他們可以集中控制這些代幣,收取費用,並在其周圍建立壟斷。

看到加密貨幣用戶群體似乎對標誌著該科技重新集中化的事物予以熱情回應,我十分擔心我們正走向這樣的未來:華爾街銀行家不僅控制著貨幣服務,而且還控制著貨幣本身的集中發行和管理。

雖然這一預測聽起來有些牽強,但它卻已然開始了,因為我們此前討論過的那些公司已經開始發行高度集中的穩定幣,比如USDC。

接下來會怎樣?

一個好消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協定層面的工作正在繼續進行,以便在一定程度上抵制機构對加密貨幣的主導地位。從提供非監管交易的計畫(如閃電網絡或Plasma),到安全硬體錢包使用的日益新增,再到支持用戶隱私項目的誕生(如Zcash和Grin),可見加密貨幣還是有希望反擊並堅持其本性。

然而真正的問題在於,整個行業是否會優先考慮這種抵制,而非市場擴張和機构重新集中可能帶來的財富。按照我對市場情緒的長期觀察,很不幸,情况可能並非如此。在宏觀層面上,不可否認的是,這些機构正在到來。對於此前一場被描述為“真正的佔領華爾街”的運動而言,加密貨幣本身如今可悲到類似於一個想要被華爾街佔據的社區。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