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chain in Korea】Hillstone Partners CEO黃羅悅:解讀中日韓區塊鏈項目的差異點
新聞稿
22天前
1728

624活動.jpg

Coinin是韓國領先的區塊鏈社群媒體,總部韓國首爾,依靠行業頭部資源和社群優勢,形成媒體巨大影響力,被譽為區塊鏈領域的升級版36Kr。

Coinin近期在韓國發起「Blockchain in Korea」系列訪談活動,走訪韓國頂級區塊鏈從業者們,促進中韓區塊鏈交流合作。 「Blockchain in Korea」新一期,Coinin 由輪值群主GLOSFER CEO兼CTO Kim Taewon邀請了Hillstone Partners CEO黃羅悅進行線上採訪,來談談解讀中日韓區塊鏈項目的差異點




嘉賓介紹



第四十三期《Blockchain in Korea》Coinin邀由輪值群主GLOSFER CEO 兼 CTO Kim Taewon邀請了Hillstone Partners CEO黃羅悅就解讀中日韓區塊鏈項目的差異點進行了對話。


黃羅悅:

Hillstone Blockchain Center CEO

Hillstone Partners CEO

Yozma Campus Managing Director

Krazylab Inc. CEO

Lanello Studio CEO

Medici Inc. CEO

TJ Soft CTO

HScom Creative Director

ZikoPrime Inc. Investment Manager

Xpace Inc. CEO

UMind Inc. CEO



要點速覽



1. 2019年傳統的法幣基金為了投資區塊鏈企業正在嘗試各種混合方式進行投資。

 

2. Token fund從投資執行到上市的間隔非常短,投資回收非常快,有的同時與普通投資者一同進行投資。代幣的市場價格至關重要,實際上回收投資金的時間點比企業增長速度更快。基於此原因,很難進行長期投資。單純利好,代幣價格上升等與公司增長無關的因素成為投資的標準會引起很多問題。

 

3. 截然不同的是,可能是因為中國市場規模穩定,比起對服務的考慮,中國似乎更重視技術,市場環境很好,日本正在以非常穩定的方式慢慢進化。韓國有一個問題,相較於韓國大的市場規模,但項目成長發展得還不夠好。總的來說,中國項目技術實力雄厚,日本項目服務紮實。他認為韓國的長處是能夠很快追趕這些優勢。



對話內容

    

Kim Taewon: 大家好,這次採訪的嘉賓是韓國最著名的人物之一的黃羅悅先生。他在加密貨幣投資領域擁有創業經驗的人士中是最受尊敬的區塊鏈行業人士之一。今天,我將採訪黃先生關於區塊鏈和Hillstone Partners的看法。您目前擔任Hillstone Partners CEO,您是如何與區塊鏈結緣的?您連續創業了15個以上的創業項目, 您覺得其中最成功的項目是哪個?

 

黃羅悅: Hillstone Partners原本作為傳統領域的M&A基金,2018年通過海外加密基金聯盟正式進軍區塊鏈領域。特別受長期和我們一起工作的中國基金的影響較大。


與其他基金不同的是,現在我們保持著傳統基金的身份的同時還對區塊鏈領域進行投資。 2019年傳統的法幣基金為了投資區塊鏈企業正在嘗試各種混合方式進行投資。

 

我個人退出最成功的項目是開發遊戲引擎,實現了300億韓幣規模的M&A成功退出。我在創業的15次中,5次成功退出,10次的虧損較大。但3成的勝率客觀上來講並不算壞,我在韓國被稱為失敗王。上面的戰績就是我創業失敗和成功的記錄。

 

Kim Taewon: 您在傳統領域擁有豐富的經驗,更重要的是那些失敗經驗可能有助於孵化區塊鏈的許多初創企業。請介紹一下Hillstone Partners公司吧。被稱為加密貨幣基金之前作為傳統私募基金的Hillstone Partners篩選項目標準有何與眾不同之處? 您認為優質項目都具備哪些特點?

 

黃羅悅: 正如您所說的那樣,Token fund和創業板的VC的差異在某些方面比較多,而在某些地方則類似。

 

首先,從傳統VC的角度來說投資有潛力的企業,然後通過投資者或者IPO等方式回收投資資金是一般的模式,在這個過程中一般投資者不會介入,所以採用專業的方法論等降低風險的方式來投資。出於這個原因,投資方式自然會更加慎重,緩慢。

 

而對Token fund而言,從投資執行到上市的間隔非常短,投資回收非常快,有的甚至同時與普通投資者進行投資。看似相似的兩種模式,其實傳統的方式是股權的獲取,而後者則是獲得代幣的方式進行的。


股權方面,公司做大做強是很重要的,而代幣的市場價格也至關重要,實際上回收投資金的時間點比企業增長速度更快。基於此原因,很難進行長期投資。單純利好,代幣價格上升等與公司增長無關的因素會成為投資的標準引起了很多的問題。

 

我們以三種觀點為基礎來執行投資。

第一,服務是否實際需要區塊鏈技術(適合性)

第二,代幣價格以何種原理上漲(設計)

最後, 能否實現上面所說的服務(開發)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各種要素可以成為價值評價的標準,但是逐一檢查這些要素根本無法進行投資。簡單來說,能夠明確回答這3個問題的項目可以成為我們的投資對象。

 


Kim Taewon: 謝謝您的說明。我們不應該把加密領域看作一個新的世界,而應該客觀的觀察與傳統金融市場的募資的異同以及其優缺點。當然,我們應該努力彌補其缺點。 Hillstone Partners主要投資國內外技術基礎的企業並在韓國,中國,日本等地區尋找投資對象。您認為韓中日的區塊鏈目之間有何不同?

 

黃羅悅: 截然不同的一點是,可能是因為中國市場規模穩定,比起對服務的考慮,中國似乎更重視技術,環境很好,日本正在以非常穩定的方式慢慢進化。韓國有一個問題,相較於韓國大的市場規模,但項目成長發展得還不夠好。雖然發展非常迅速,但是我認為項目優秀度的順序是中國>日本>韓國。

 

總的來說,中國項目技術實力雄厚, 日本項目服務紮實。我認為韓國的長處是能夠很快追趕這些優勢。

 

Kim Taewon: 您的回答真是一針見血。我個人希望,三國能夠聯合起來多進行一些項目實現優勢互補。您曾講到區塊鏈技術不是萬能的,但有一些領域只有區塊鏈技術才能實現。哪些領域只有區塊鏈技術才能實現應用?

 

黃羅悅: 金融領域。在金融領域,區塊鏈有許多絕對可以脫穎而出的環境因素。當然,現有的金融壟斷如此強大以至於製定了強有力的法規,但我認為區塊鏈是反權威的,即它就是為了打破現有合規而誕生的技術。我相信目前區塊鏈技術在金融業仍然非常有用,並且它將在未來創造最顯著的成果。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從中國匯款到韓國,或從韓國匯款到日本的最方便的方式就是轉比特幣。人們稱之為灰色區域,但我說它是一個從未開創過的藍海。

 

Kim Taewon: 是的,這部分可看作他們激烈反對加密貨幣擴散的本能原因。您認為機構投資者入場會對現在的區塊鏈行業帶來什麼影響?您認為草根的紅利期是否已經消失?

 

黃羅悅: 我認為,目前還沒有形成機構投資者進場的條件。事實上,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就是來自傳統領域的機構。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認為還沒有足夠的因素來吸引機構投資者,所以我們正試圖起到吸引機構投資者的作用。

 

因為我們更清楚雙方,更容易接觸而推進這件事,但不幸的是我們受到了來自雙方的批評。但我相信傳統領域和區塊鏈領域將會結合。為了實現這個結合,我們在積極的想辦法幫助傳統機構看到實質性的收益。

 

顯然,大公司將發揮重要作用,但正如你所知,大公司的行動總是很慢。我認為中小型企業有很多機會利用這個時間差做出良好的定位。這是一場和時間的戰爭。

 


Kim Taewon: 是的,最終中小企業的創意和快速的執行力等決定了新市場形成過程中的生存能力。您曾評價數字貨幣募資是一種非常創新的方式, 您怎麼看待最近迅速崛起的新的籌資方式IEO,STO?

 

黃羅悅: 數字貨幣募資存在很多問題。在某些方面,可以認為數字貨幣募資失敗了,但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令人驚訝的嘗試。當然,我認為現在項目堅持數字貨幣募資的話,我也會批判。有點誇張地說,目前的數字貨幣募資模型已死。市場證明了這個結果。

 

後來進行的募資方式有IEO或STO。我個人認為STO是最符合區塊鏈的方式。當然這個模型還沒有完成,但我相信待準備充分,STO將創造一個新的範例。

 

我個人希望鼓勵人們對STO模型進行更多的研究和改進,以擴展區塊鏈技術的使用。我希望不要再發生像數字貨幣募資這樣急於求成,讓好的模式消失的事情。

 

Kim Taewon: 同意您的觀點,在新的產業起步時,雖然存在諸多不足,但此次STO模式如果更加慎重,更加具有建設性的方向發展的話,也許是加密貨幣世界的新的開始。在韓國一提起黃羅悅會讓人聯想到詐騙獵人或區塊鏈行業的部長檢察官等修飾語。您被那些沒有做好準備,只想籌集資金的企業稱為死神, 您能解釋一下被稱為死神的原因嗎?

 

黃羅悅: 也許很多人在生活中都有想說些什麼,但是說不出來的情況,遇到騙子項目時也是如此。我只是直接指出來而不選擇隱忍,起初我被對方厭惡還被他們罵。我會在公開的場所,哪怕是親近的人也會對他實話實說。我指責的是錯誤的項目,而不是針對某個人。

 

為了保證這個生態系統的健康,我一直認為指出錯誤是必要的,而不僅僅是鼓勵。特別是對於破壞生態系統的騙局項目,我會偏向於為了大義勇敢地指責他們。否則,我們所有人都會死。幸運的是,進來有很多人支持我,所以沒有像以前那麼難。

 

Kim Taewon: Hillstone Partners最新的動向和未來的規劃是什麼? Hillstone Partners希望在哪些方面與中韓兩國的項目或機構進行合作呢?

 

黃羅悅: 我們的基礎最初在中國,已和20多個中國機構進行合作。


幾天前,我決定與生產硬件錢包的Bepal和已經在中國落地的GXchain舉行Meetup,我們作為他們的韓國合作方幫助他們進軍韓國市場。如果有任何在韓國需要幫助的組織或團隊,請隨時與我們聯繫。

 

不幸的是,區塊鏈的行業規模仍然不是很大。我認為越是超過邊界,緊密合作,你能發揮的力量就會越大。

 



Kim Taewon: 聯合起來就能發揮巨大的作用」這句話最能引起我的共鳴。最以後一個問題是本節目的傳承問。您作為韓國區塊鏈知名人士,必然接觸過很多區塊鏈優秀從業者。 【Coinin】打造的《Blockchain in Korea》訪談節目,致力於發掘優質區塊鏈項目和從業者,呈現中韓區塊鏈發展實況。如果讓您推薦三位訪談嘉賓,您會引薦誰呢?

 

黃羅悅: 我推薦我最喜歡的區塊鏈項目,'Beat Berry'錢包服務的Jang Sunghoon代表,他跟我的觀念一致,我們像朋友一樣相處,還有很受人尊重的Spirit Jonber

Jeong Giyeong代表以及韓國區塊鏈創業協會自我監管委員會主席Jeon Hajin委員長,他是我的精神支柱。



自由提問環節



提問1: 作為經驗豐富的連續創業者,您想跟創業者分享哪些經驗?


黃羅悅: 創業本身是一種過程,抱著必須成功的想法反而會讓人變得不幸。


雖然有點諷刺,就算創業失敗我會因為做了喜歡的事情而感到幸福,就算掙了很多錢,如果做的事情是不喜歡的,我也不會覺得開心。創業不是為了成就某些事情而是要以開心的心態去做的話,這對於創業者來說可能是最令人嚮往的事情了。


提問2: 最近比特幣的價格開始暴漲,這可以認為是新一輪牛市的開始嗎?

 

黃羅悅: 我認為最近比特幣的上漲有受到韓國的影響。 (這是我的非常個人的觀點。)韓元買入比特幣的數量一直在上升。但是很多投資者是中國人,也許在韓國擁有韓元的中國人拋出了韓元吧。在韓國,貨幣改革出現了問題。作為一個笑話,我會想像由於擁有韓元的中國人用韓元兌換美元和比特幣,所以韓元快要貶值,比特幣的價格上漲了。無論如何,它開始上漲之後接著在巴西發生了大規模交易(法幣的不確定性),接著看到了Bakkt的ETF許可的新聞等助推了此輪上漲。


我一直在密切關注,上漲仍在進行中,但似乎很難做出預測。我個人認為它會穩步上升,但應該會經歷一次穩定階段。



台灣專業區塊鏈媒體平台blocktimes,隸屬新加坡成立之跨國媒體品牌Block Global,Block Global涵蓋大陸布洛克科技、韓國Coinin、東南亞Beecast。台灣blocktimes由資深電信人陳振國成立,提供區塊鏈業界深度訪談及專欄。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