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份制公司創造了世界主要的財富,加密網路會是下一個嗎?
節點專欄
18天前
2399

書二.jpg


(blocktimes 編按:本文第一人稱敘述為橙皮書撰文者:realthinkbit)


本文想討論的是加密網路作為工具,當它作用於現代公司治理時,其可能的作用是什麼?


對於這個問題,其實區塊鏈行業展開過很多想像和討論,比如通證經濟,比如STO。本文則把近期讀到的三篇相關內容的文章匯集整理在一起,並且增加了一點個人理解。為了閱讀體驗考慮,下文並沒有把對主要的三篇文章的原文部分單獨引用。我非常推薦讀者單獨去閱讀這些文章,去提取自己的觀點。相關鏈接見文末。



先來看最近發生的兩起熱點事件:


1. 996ICU,體現了員工對於工作時間過長的不滿,是員工和企業的衝突。

(blocktimes 編按:「996」指很多中國科技公司要求的每天早9點一直工作到晚9點,每周工作6天。在這樣的工作模式下,生病了會被送到ICU重症監護病房。)


2. 奔馳女車主維權,是顧客對車輛服務的不滿,是顧客和企業的合作夥伴(經銷商)的衝突。



事實上,企業、員工顧客股東利益相關者,這幾方之間往往存在著高度複雜、相互制衡的關係:


  • 公平 vs. 效率


  • 利潤第一 vs. 社會責任

  • 多數人(投入更多,貢獻更大) 的想法 vs. 少數人(從個體看更弱小,更沒有話語權)的想法


大多數時候,對和錯是只是站在不同角度的問題,或者說是比例問題。我們感興趣的是:當法律輿論約束商業規則都不足以解決問題時,是否存在更好的組織框架?或者以更低成本解決問題的框架?


在開始討論之前,我們需要認識到的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和存在的問題相比,好的產品和服務仍然是最稀缺的。這也是即使那些頭部企業真的有996,996ICU也更多只是抱怨,即使有一輛奔馳真的沒出門就漏油了且服務並不好,也不耽誤奔馳仍然是好車。


因此相對來說,在整個生態中,好公司仍然握有話語權和決定權。真正把這些產品服務和業務模式帶到市場上的是以創始人/管理層為中心的組織主體。公司制仍然是商業社會發展的最大公約數。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了很多嘗試為公司製進行優化的工具和方法,包括:


  • 形態上的變化:公社,合作社



  • 通過國家機器:立法



  • 通過輿論:互聯網時代的自媒體/媒體


那麼,為什麼認為加密網路看起來是更好的選擇?


  • 加密網路連接所有利益相關方,Token為中心的激勵機制相對具有更透明,流動性等優點


  • 治理相關數據存在於加密網路,線上完成部分治理工作。



一、過去,現在和未來:從合作社到加密網路


人類社會從來不缺乏對更好組織形式的嘗試,合作社就是其中的一種。根據日內瓦國際勞工組織(ILO)的勞動合作專家 Emmanuel Kamdem 對瑞士資訊 swissinfo.ch 的說法,合作社的定義是:



「只要人們聯合在一起,以民主為基礎創造價值,並對財富正確地進行分配,那我們就可以將其稱之為合作社。」



不難看出,合作社和公司的主要區別是 1)合作社是小商戶的聯合 2)合作社是有一定價值觀取向的。不僅是經濟形勢,也是一種把市場邏輯和社會責任連接,重在休戚與共。


現代市場經濟中,毋庸置疑企業的組織形態主要是公司,但實際上合作社依然大量存在。 2012年被聯合國定為國際合作社年。國際勞工組織的資料顯示,世界範圍內,合作社所提供的工作崗位要比跨國集團企業多20%,像瑞士這樣的國家,其私營企業內的最大雇主都是合作社。


合作社很重要的特點是成員通常既是「員工」,又是「投資者(股東)」,還是「消費者」。


例如,Arizmendi Pizza是一家合作社,所有比薩餅製造商也經營和擁有這項業務。美國登山愛好者組成的消費型組織REI也是一家收入為29億美元的消費者合作社,消費者也可以通過購買行為獲得分紅。再比如是美國的很多互助保險,投保人就是公司的股東,年底時憑藉保單就可以參與保險公司的利潤分紅,即有了保障又降低了投保成本。


而且合作社的目標不一定是利潤最大化,一般來說,當合作社成員在價值觀上保持一致時是最容易成功的,因為他們會為了共同的利益去聚集資源,實現規模經濟,並且有意識的避免反競爭和避免榨取用戶。


那麼合作社的問題是什麼?原文中列舉了三條。



1. 創辦初期,冷啟動困難,需要找到有共同價值觀的成員進行投資;


2. 合作社和其他競爭者相比,資金往往不夠充裕;


3. 合作社因為要確保其成員的多元價值觀能夠得到準確的表達和維護,同時保持運營效率,治理起來的複雜程度要遠超普通企業。



加密網則有點像合作社 2.0版本。你可以先是投資者,買入,又是員工,投入時間/技能/資本到運營/開發, 同時還是消費者。


加密網正在開創一種新形式的「合作資本主義」。借助信息網中的開源代碼,共享狀態,自動化「智能合約」和全天候國際市場等等工具,加密網能讓參與者找到彼此,共享信息和實現協作 。通過對軟件中持續合作的承諾進行編程,加密網可以隨著規模的擴大不斷的維繫這種信任。


加密網的另一個優勢體現在增長方面:公平對待用戶的網可能更容易和實現成本更低的發展。早期參與者能從自己對網的貢獻中受益,因此他會主動去推動整個網的發展。



二、股東利益相關者顧客,誰更重要?


當企業特別是科技企業在社會和經濟事務中越來越重要時,被很多人經常提起的一個基本問題是,公司存在只是為了最大化股東利益嗎…… 還是董事會也應該慎重考慮ESG (環境,社會化和治理)等更加宏大的社會責任問題,特別是當二者衝突需要做出決策時?


a16z的合夥人Scott Kupor,在矽谷從事科技創業和投資多年,他的觀點是「很多運營良好的偉大公司最終認識到,這兩件事其實是可以同時兼顧的:最大化長期股東利益,同時優先處理對於廣泛的人群來說重要的事項。不僅可以同時兼顧,而且不需要立法來賦予顧客權利。」


美國的政治家們曾經試圖立法去解決這個問題:



  • 通過「問責資本主義法」進行呼籲。參議員Warren的動議指出,如果企業在經營決定時沒有考慮所有利益相關者的權益,股東具有「行動理由」去起訴企業。同時,Schumer和Saners參議員也在美國企業股票回購和股息情境下提出類似提議,因為過去十年93%的公司利潤都以這種方式支付,他們認為這筆超額現金本可以用於分配工資,招聘和研發。



  • 甚至在近期的立法風潮出現之前的10年,許多州已經建立了合法的架構:用一種「B公司」(B-corps)的架構,作為結構上強制執行利益相關者至上的概念。 「B公司」使得企業更明確地考慮利益相關者的利益,即使這些活動並不會明顯增加股東的權益。



但 Scott Kupor認為「股東」和「利益相關者」首先是一個錯誤的二分法。對於一家好公司來說,這兩個原則從來不會衝突。好公司很早之前就認識到,最大化股東的長期利益首先需要理解顧客,員工和其他利益相關方是如何決定是否要和企業合作的。這決定通常是基於企業是否尊重他們的優先級來判斷的。實際上,利益相關者深入且持續性的參與,往往可以轉化為更大的企業利潤,從而推動股東的長期利益。


我對此理解很簡單,企業成長和人性一樣,短期快樂的(利潤至上的),長期很可能痛苦(有代價);短期痛苦(做正確而困難的選擇),長期則更可能獲得收益(社會獎勵)。


如果企業管理得當,能夠通過良好決策、治理來平衡利潤目標和目的,那麼,「利益相關者優先」就可以強化「股東權益優先」,並且二者都屈從於顧客優先的原則。


但考慮到這些角色自身的出發動機可能是互相競爭的,這真的可行嗎?


企業之所以存在,是通過他們的產品和服務提供給顧客。沒有顧客 -》就沒有市場 -》企業就不能生存(至少會沒有補貼或現金流)。並且顧客(那些在資本經濟中進行選擇的人)可以用自己的錢包來投票。不喜歡?就可以走人。這就是為什麼通常品牌抵制風潮要比立法來改變事情要更加有效。


加密網則是一種新的建立「社區公有和數字化服務運營」的方式。更具體來看,讓我們想像一家業務類似Airbnb,但是完全建立在加密網上開發的公司,如果通過區塊鏈結構進行建立,新的組織實體可以把代幣作為運營者(或者礦工)的獎勵機制來確定網的參與者(房東,評論等)交易的準確性。如果這個組織成為成功的生意,那麼代幣的價值可以相應的增加。


因為加密網並不依賴於中心化企業的良好行為,而是通過去中心化的網/社區用戶,運營者,維護者和其他人進行治理的。他們創造的價值可以通過不同方式累積給任何參與者。


這個機制的關鍵是:



  • 通過 token 來尋求統一的經濟,資本、治理使命聲譽,或者其他激勵措施;



  • 通過工作量證明權益證明風險共擔超級用戶,以及其他遊戲理論和數學機制來衡量工作和價值。



在這種意義上,加密網可以成為一種使更多人能獲得資本、財富和治理髮言權的民主化終極工具。不僅可以用於公司組織本身,對用戶自己身份和數據的所有權來說也是如此。


對於企業建設者和開發人員來說,除了用戶和維護者,這種機制還會產生其他收益。我們相信這樣的加密經濟有助於解決網自舉問題:



  • 不必通過補貼房東在市場早期獲得需求,早期用戶(包括房東和早期使用者)可以通過參與市場保持活力,這樣他們的參與和企業增長是一致的。





  • 類似的,顧客可以擁有他們自己的聲譽,評論和其他相關數據和在網路上的活動(這和目前網路自己擁有這些數據用來牟利相反)。




  • 超級用戶,如大型房東或常客/忠實顧客,在企業的戰略發展方向上將擁有更多的發言權,通過基於各自參與水平的投票實現(與此相反的是先獲得代幣或者僅僅是預測性搶購代幣的人)。



所有這些機制都是通過公開代碼建構的(和企業私下決定相反)。


可以說,Scott Kupor的觀點相當簡潔清晰:1)當利益衝突時,顧客>利益相關者>股東 2)加密網是資本,財富和治理髮言權的民主化終極工具。




三、作為資本的加密網路治理


Placeholder的Joel Monegro則認為,本質上,資本是一種權力,用以配置社會系統的經濟資源,其價值是一個關於「這些資源中,有多少可直接轉為持有者利益」的函數。這種理解揭示了「作為資本的加密網治理模型(cryptonetwork governance as capital)」的內在價值,並幫助我們將具有治理權的代幣理解為新類型的資本資產。


Joel Monegro所繪製的加密經濟循環模型能夠幫助我們更好的理解:


三方.jpg

(加密經濟循環模型)



  • 該模型描述了一個三方市場:礦工(供應方)用戶(需求方)投資者(資本方)。礦工選擇加入該共識協議,並協調其資源,以去中心化方式提供網路服務;用戶消費服務;投資者資本化該網路(capitalizing the network)的同時,促進交易。


  • 這些群體,使用網路自身稀缺加密貨幣或代幣,相互交換價值。這些互動包括,礦工 - 用戶關係,投資者 - 礦工關係,投資者 - 用戶關係。它們描述了價值的抽象流動,這種流動,除了兩人之間的直接交易外,它還可以採取許多形式。



加密網信任的兩大支柱是其加密經濟和治理模型。加密經濟模型定義了系統的「規則」(工作單位是什麼,用戶如何支付,礦工如何得到報酬,代幣供應模型等),治理模型則定義誰有權改變這些規則,以及在何種條件下可以改變這些規則。


如果資本是配置經濟資源的權力,那麼改變加密網規則的權力形成了它的資本。當這種權力採用代幣形式時,它可以被市場交易,定價和建模。


Joel 指出代幣同時融合了資本和貨幣的功能,而資本功能是長期價值的驅動力。當資本在加密經濟模型中流轉時,相關各方都因為代幣作為資本的存在,不僅僅會關注短期價值,也會注重長期價值。在加密網中當然存在大量投機者/短期投資者,他們為代幣創造了流動性,如果加密網存在價值,就不必擔心缺少足夠的用戶和長期投資者。


從模型中我們也可以看到,投資者和用戶相對於股權經濟,能夠更好的製衡公司主體,因為公司的功能已被分解,可能是礦工/開發者/基金會這樣的構成,其中很重要的部分不再是屬於公司內部,這會帶來更多管理和溝通成本嗎?也許通過自由市場的調節,部分問題就會得到解決。目前並沒有一個很確切的答案。


在這篇文章中,我看到了加密網可能存在普適性,即很多情況下,在公司的業務和產品形態上,並不適合使用區塊鏈作為底層,但加密網作為一種組織架構,其適用範圍可能遠超過區塊鏈技術。



四、總結


1.  能夠看到資本主義和商業社會發展過程中,加密網路有很堅實的需求和清晰的路徑。


2. 未來的一種可能是,最好的公司選擇了加密網路作為治理模式,從而帶來羊群效應。但就像Kindle並不能使紙書消亡,仍然有大量的股份制,私有製公司的存在。


3. 加密網路可能存在普適性。


回到文章開頭所提到的996和奔馳售後事件,如果把涉及到的公司想像為運行在加密網上,問題在一開始會發生嗎?結果會更好嗎?


首先,996的開發者如果屬於公司編制,其工作時間長度並不太容易直接通過代幣來調節,但如果不屬於公司編制,只是開源的開發者,則可以通過工作量在市場上調整其工作時間。說到底這是一種雙向的選擇。


如果奔馳車的所有經銷商,用戶和股東存在於同一個售後服務的Layer2的鏈,公開的服務數據是否能讓投訴很多的經銷商出局?新的競爭者能否通過分叉用戶數據而獲取競爭權利?通過提案方式能否讓更多人投票應該如何處理事故,而不是僅僅由經銷商或者廠商的某幾個高層決定?


我認為答案是未必,因為浮出水面的永遠是少數,如果用處理社會熱點的單件事務成本去處理大量的同類事件,對資源的消耗是驚人的。但有一點是明確的,當對奔馳商譽有損害時,如果意外對持有奔馳代幣的所有人都有損害時,也許更多利益相關者就會採取有利於長期利益/社會責任的行動。




五、鏈接



本文大部分內容由以下3篇文檔構成。


1、過去,現在和未來:從合作社到加密網


作者 Jesse Walden (a16z)


https://a16z.com/2019/03/02/cooperatives-cryptonetworks/


https://orange.xyz/p/336


翻譯 Jessie213



2、股東(shareholders) 和利益相關者(stakeholders)誰更重要? 不:是顧客 (Customers)


作者:Scott Kupor (a16z)


https://a16z.com/2019/03/21/esg-shareholders-stakeholders-profits-purpose-cryptonetworks-nature-of-firm/



3、加密網治理成為資本


作者:Joel Monegro (placeholder)


https://www.placeholder.vc/blog/2019/2/19/cryptonetwork-governance-as-capital


https://biweilai.com/posts/6599


橙皮書為區塊鏈創造者和專業投資者提供內容服務。如果你希望在區塊鏈世界裡創造有價值的新事物,或者捕捉到有價值的投資標的,歡迎關注橙皮書。 微信公眾號id:chengpishu 官網:https://orange.xyz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