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times線上人物對話第三十二期】喚醒數位內容意識!代幣經濟怎麼做?
人物對話
132天前
4143

螢幕快照 2019-04-10 下午12.18.47 下午.png


活動資訊:

Contentos 明日將於官方LINE群舉辦限時問答Bounty活動, 題目就在文章中,快掃描 QR code 加入社群,一起參加問答吧!


LINE群二維碼.png





對話時間 : 4 月 3 日 18:00

微信社群 : blockchain-in-臺灣

對話嘉賓 : Contentos聯合創始人Mick Tsai

輪值群主:blocktimes主編-Wade


來賓介紹:

Mick在軟體開發產業有超過15年的工作經驗,目前領導Contentos基金會,致力於打造更好的數位內容生態。Contentos計畫透過區塊鏈技術,與6億的全球潛在用戶一起重新定義內容創作的價值。加入Contentos之前,Mick在美國第一行動直播平台LiveMe擔任資深產品總監,並曾經在Cheetah Mobile獵豹移動擔任Clean Master手機清理大師的產品總監,擁有深厚的產品設計經驗。Mick也曾任職於Trend Micro趨勢科技,擔任資深研發經理。


【第一問】

請先介紹一下您自己,以及是如何踏入區塊鏈領域的?

大家好,我是Mick,我是Contentos這個項目的聯合創始人,我是臺灣人,我最早的時候是從04年到14年在趨勢科技擔任研發,那時候開發一個項目叫做PC-cillin,我相信可能有些朋友有使用過這個產品。14年之後我就加入了獵豹移動,然後就搬到了北京,然後就開始「清理大師」這個項目,16年後又開始做LiveMe移動直播,然後進入了社交、內容創作領域,後來在美國跟這些creator混在一起,也看到他們一些問題跟難處。那時候剛好區塊鏈世界比較瘋狂一點的,也給我們一個機會去檢視。除了瘋狂之外,這個技術到底對各行各業有什麼樣根本性的衝擊。那時就開始思考區塊鏈,本質上對內容創新產業有沒有一些發展可能性,我自己也在很早期就對區塊鏈有認識,在還沒有投資市場時就讀過比特幣的白皮書,正式進入這個產業是在18年4月啓動Contentos這個項目之後。

【第二問】

想先請問您在數位內容產業中,看到什麼痛點?而Contentos的解決方案是什麼?

我相信很多內容相關的區塊鏈項目都想解決一些根本性的問題,比如說內容分發、利益要給創作者,或者確權的問題。但我跟許多美國YouTuber打交道之後,發現核心問題其實就是算法,算法是一個非常非常機密又很神祕的東西。我相信臺灣有很多的Facebook或社群小編,深受Facebook算法之痛,每當算法改變的時候,大家都得要重新調整內容曝光的方式,怎麼去貼文,然後提高他的觸擊率。其實對這對所有的YouTuber,任何依賴中心化內容平臺的創作者來講,這都是同樣的。當YouTube的算法調整之後,可能你原來很容易獲得的曝光就會消失。

其實這個算法本身其實並不是唯一的問題,更深層的問題是所有算法的運算,這些數據本身是不透明的。比如說一個有五百萬粉絲的YouTuber來說,這個五百萬粉絲的積累,很有可能是因爲幾年前突然被YouTube主打一次之後得到的。但是之後其實他並沒有太多的曝光、有意義的內容,或者受到粉絲的歡迎,所以他對粉絲的鼓舞或者驅動能力會是大幅下降。但是這個數據本身因爲他是不透明的,所以對創作者來說,他可能沒有這樣的意識,但是同時間對廣告主來說,這也是一個很可怕、很不透明的一件事情。所以不管是網紅經濟、內容創作也好,其實這些都是依附在中心化的算法操控底下的一個市場。

只要這個數據源不透明,這個算法不透明,這些創作者就永遠不可能真正的做自己。他們還是會爲了迎合平臺算法的口味,就所有人都在做同樣的事情。譬如直播,因爲平臺很有可能更喜歡這樣的內容,加強推廣之下就影響了所有的創作者的偏向。這也深刻改變所有用戶的閱讀或者觀看,它就無法個性化。所以這個是一個很根本性目前中心化內容平臺無法解決的問題。

而當我們自己在做內容平台,比如說LiveMe的時候,我們也知道這樣子的問題,它根本性是跟中心化平台是利益衝突的。但是因爲我們自己本身有巨大的用戶量,所以也開始思考,如果想要讓內容產業走的更健康長遠,我們是否能夠通過區塊鏈分散式、更透明化的方式,把原來這些數據的一些不公開、不透明的東西,根本性的回歸給創作。讓人們知道自己的內容到底有多少價值,也讓他知道如何去評斷,其他人做出來內容的好跟壞。這最終讓廣告主也能夠得到一個更公平的方式,去找到網紅幫他推廣,這才是健康的商業閉環能夠走起來的關鍵因素。

【第三問】

區塊鏈項目往往面臨其Utility 代幣的應用場景不存在或十分薄弱,而僅存在「轉手獲利」的價值。以您的案例,會如何為代幣帶來實際的Utility?

跟其他內容區塊鏈相比,我知道很多內容區塊鏈項目都希望就是價值回饋給社區的貢獻者,Contentos有同樣的價值主張。但這個價值本身,很多人想的都是代幣,比如說創作挖礦和任何一種挖礦形式,或者派送方式,把代幣交給創作者,但是這個創作者拿到代幣的時候,實際上對這東西是沒有任何價值的,這個價值必須要用別的方式去錨定。我拿比特幣當例子,比特幣本身的價值,是通過共識、算力來生產的價值。而一般的法幣當然就是通過銀行的背書,像是黃金的準備來賦予它價值。那我們就在思考,Contentos代幣在生態裡循環,我們要賦予它價值,到底它的價值從何而來。

第一個思考就是相較其他項目,我們爲什麼可以建立這樣的生態圈,去定義代幣的價值。第一個是我們有照片編輯軟體PhotoGrid、 移動直播LiveMe、短視頻cheez,這三個產品加起來,現在的月活量就有6000萬左右,且分布在全球各地,像是LiveMe有65%的用戶是來自美國。再者,這三個產品之外,我們也同時擁有大量的創作者,因爲要做內容區塊鏈,你必須要內容,這些內容就是由創作者所生產貢獻出來的。最後就是剛才說到的海量用戶,你需要有大量用戶對某一個有價值東西產生一個共識。如果說用戶量很少的時候,公司是很難建立的,你需要有大量用戶,通過某種方式建立共識之後,你就有辦法確保這一個代幣進行經濟循環,因為有人會認同他的價值所在。

 

有了這三個要素之後,發行的代幣如果要讓他在冷啟動階段產生價值循環,這個價值到底是什麼。所以我們就想到自己手上最強而有力的武器:流量。這些海量用戶都是20歲上下的族群,他們對於社交與遊戲等新興產物有很多需求,而許多區塊鏈開發團隊對於用戶獲取、推廣渠道也有需求,現在來說是被Facebook、Google、Twitter等所封死的,而我們所擁有的流量就是他們最好的受眾。我們可以透過代幣的獲取與消耗來換取流量,流量同時也賦予代幣價值之後,就能夠說服更多的C端用戶產生代幣的需求,在整個經濟體裡面也只能夠透過創作挖礦。這些代幣最大的來源就是創作,當它生成代幣之後,就會有廣告商為了獲取更多的流量而去跟創作者收購,同時也激勵他們繼續去創作。對於廣告主來說,這些代幣也有使用場景。它將不再只是在交易所上炒作的用途。


【第四問】

Contentos主打內容公鏈,請問您選擇為數位內容架設公鏈的必要性與考量是什麼?近來剛推出的測試網,有什麼短程目標?

這是個好問題,當初我們在啓動這個項目時,我們有思考過是否真的一定要自己寫條公鏈,應該是一年前的事情了。那時我們研究了個幾條公鏈的一些基礎架構,那個時候以太坊的TPS跟現在差不多、EOS沒上線,而內容公鏈STEEM整個設計邏輯則比較偏向文字創意。我們也想過是不是寫個協議就好了,但我們最終還是認為用戶的行為數據,還是需要在鏈上有個公平公開的紀錄。對於廣告商來說,這也是一個巨大的評估價值,對創作者來說,也是評估自己創作品質的參考來源。而我們更重視的是,爲了內容相關而開發的垂直公鏈,就是以內容社群爲主,我們的目的並不是爲了打造通用型的高性能公鏈。我們3月27號的時候,測試網剛上線,也已經開放開源碼,歡迎開發者關注,接下來也會導入PhotoGrid,看看把海量內容的真實用戶導向區塊鏈之後,會產生什麼化學變化,也看看測試網能不能完成我們的規劃進度。

 

我們主網跟測試網發佈差半年,要到九月底之後才會正式發布。最主要原因是我們的產品、用戶和創作者已經在等待我們的公鏈,而不是像一般的內容公鏈,當公鏈發布主網之後,才開始找人去寫Dapp,找人去建生態圈,或去做用戶價值有關的產品開發。我們是反過來的,有點像是傳統開發,一部分用戶先測試,使用沒什麼問題再加大用戶,擴大之後再測試,確保產品的品質。除此,我們也希望各大公鏈的DApp項目能透過我們的平台介紹給用戶,讓我們的創作者與直播主幫忙推廣,作為用戶的相互轉化,同時也能讓創作者獲得利益,這是短期較重要的目標。

【第五問】

與LiveMe直播、Cheez短影片及PhotoGrid圖片的合作,帶來潛在的基礎用戶群,目前您在推廣上的規劃是什麼?在使用者經驗方面有哪些會需要克服的?

這三個產品大概是6000萬月活量,大部分都是20歲上下的年輕人,對於多媒體內容創作有強烈需求,他們用這個方式去表現自我。但反過來,區塊鏈的世界對他來說是很遙遠的,代幣的整個行爲對他們來講是複雜的。如果你簡單就是告訴我這東西值多少錢,你趕快去使用,是行不通的。在冷啟動時期就想用代幣取代原先在產品的法幣功能並不容易做,像是Apple跟Google其實花了非常多的時間與成本訓練用戶In-App-Purchase(應用程式內購買),這其實是使用習慣上非常長的過程。我們認為應該讓使用者去習慣從創作獲得反饋,而這些反饋又是能被使用者感受到它是有市場需求的,這是首步我們正在鋪墊的基礎。在網站上,我們也設置了許多使用者友善的方式,來引導用戶體驗與使用。

 

【第六問】

您的計畫推出處於募資泡沫晚期,但依舊得到許多知名機構的親睞,您認為關鍵是什麼?區塊鏈新創常陷入開發與行銷的分配兩難,您有什麼建議?

我們是算是去年4月1號正式開始融資,其實就大概兩三個月。剛好也比較幸運,那時候當然還是算比較好融資的階段。不過,當時很多機構已經變得精明,他們會看整個代幣模型、經濟結構,還有技術可用性與突破性,也回歸傳統來看商業模式,用來評估真實能夠創造出來的價值。而我們本身的用戶、產品跟創作者也已經具有初始價值,就算是一個我們啟動的根本。

 

對於新創來說,還是回歸本質,這跟是不是區塊鏈新創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最主要還是要把產品與服務做好,如果沒有給人真正可以用的東西,是不可能長久的。當然我知道區塊鏈新創很倚賴行銷,不過這必須要回到品效合一的問題,結果必須被量化看到,以目前的區塊鏈世界來說,可能只在講社群活躍度與人數,但我認為這是不夠的,我覺得在用戶接觸面與影響力還是太薄弱。

 

所以我們在看每一次的行銷成果時,會很關注對我們的網站流量帶來多少價值。因爲當你在做任何市場活動時,如果用戶願意真的進到你的網站去好好看兩眼的時候,對於用戶來講是很高的行爲成本。但是他如果願意做這件事情,代表他對你有極大的一個興趣跟價值。這也給你第二個接觸他的機會,可以更深層次的跟他建立下一步連接。比如說得到他email訂閱,或者說註冊,最後變成你的用戶。Contentos就正在這麼做,一旦發生深層次的關係之後,你的市場預算才是算是真正有價值跟效果。

【第七問】

您具有資深的研發與產品經驗,會怎麼看待區塊鏈產業的產品規劃?它需要因應市場狀態去做更有彈性、快速的轉移嗎?

這要分成兩個層次來看,基於區塊鏈之上的DApp,它就是一個產品,就是要直接要面對用戶,所以當你在面對千奇百怪、難以預測的用戶需求時,唯快不破,還有就是通過數據去理解用戶,這是不變的真理。

但是區塊鏈底層(公鏈、共識機制)這一塊的話,因爲它不可逆,而且公開透明,是信任的基石,反而你需要慢慢來,確保所有的行爲都是盡可能地依照原先規劃的一步一步往前走。因爲如果有主要的一個更新,用以太坊為例,建立共識所需要的時間與成本是很大的,這在傳統的公司裡面是比較難以想像的一件事。區塊鏈底層開發共識機制必須要慢,深思熟慮,來確定每一個行爲不會傷害這個經濟體,才能進行下一步開發並且測試。

最後其實還是回到根本性的問題就是,不是每件事情都應該用區塊鏈去解決,我經歷了比如說PC那個年代,然後再到移動端。每一個時代跟產品都有它被需求的原因,以及消亡的因素在。所以在解決問題時,還是要思考這個商業場景與用戶,是否真的需要通過區塊鏈才能解決。如果他的中心化狀態本來就運行的很好,有良好的商業模式與獲利,那就有必要重新思考你的區塊鏈產品要解決什麼問題。


回顧【blocktimes線上人物對話第三十一期】直播用戶會是區塊鏈落地生活的最佳途徑嗎?

台灣專業區塊鏈媒體平台blocktimes,深度戰略合作於BLOCK GLOBAL涵蓋大陸布洛克科技、韓國Coinin、東南亞Beecast。台灣blocktimes由資深電信人陳振國成立,提供區塊鏈業界深度訪談及專欄。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